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0
  • 文章:2043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发布日期:2021-06-15 03:18:02 浏览:

新生代农民工需要的是有上下移动渠道、自由顺畅的开放社会,而不是制度被切断、阶层固化的封闭社会,后者只是他们不断水平移动。

  

符平/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系

唐有财/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系

流动是农民工的基本生存状态。 无论是第一代还是新生代,他们都像候鸟一样来往于城乡之间。 但是,潮流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这篇文案中,我们将根据近年来的相关调查来揭示新生代农民工的流动特征,并对这种流动自身的意义进行一点初步的分解和思考。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新生代农民工流动形象

新生代农民工因各种原因失去了继续求学的机会,被社会抛弃。 对他们来说,获得比父母高的地位的现实方法实际上没有太多选择,在城市打工成为了最普遍的理想方法。 但是,这条路充满了起伏和不确定性。 从新生代农民工生活史的田野调查中,我们读到的最能刻画群体特征的词语之一是流浪。 这也是他们离开校园,进入城市后生命历程中体验到的生活习惯。 典型的例子有xz。 他1984年出生在湖南农村,初中毕业,人很聪明,总是希望有赚大钱的机会。 因为不想挣小钱,挣不到大钱,这是很多新生代农民工普遍的心理,因此,他总是处于断断续续的就业和待业状态。 从他生活史的轨迹图中可以看出这一点。 xz的生活轨迹也可以说是很多同龄人的轨迹。 不排除新生代农民工毕业后一直在某个固定城市从事固定工作,但经历了越来越多的职业变动,远比xz的出行经验丰富的情况并不少见。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通常,很多新生代农民工在中学毕业后直接进城务工,但相当一部分先去学习技术(如烹饪、驾驶、汽车维修、焊接等)。 他们初期的选择往往不会持续很久,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放弃,选择其他的工作和生活习惯。 因为,他们进入城市的第一个职业选择往往是家庭集体决定的结果,或者更直接地说,通常是父母的决策。 很多父母不忍心,也不希望和自己一样面对黄土背对背的生活。 我希望他们通过掌握技术来改变命运。 这不仅是父母的愿望,也是新生代农民工自身多年流浪生活最原始的动力。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另一方面,流动不仅表现在农村和城市之间,也表现在不同城市、同一城市不同工厂之间的员工更替上。 基于这样的定义,2009年的问卷调查发现,最频繁的平均每0.11年移动一次。 也就是说,大多数月只更改一次业务,最长的是两年移动一次。 其中,6成以上的人不到半年就移动一次,多次持续1年以上的比例非常低,为2.7%。 虽然没有比较数据,但新生代农民工流动频率次于第一代农民工,推测频繁流动是第二代农民工的重要差异之一。 根据我们定性调查的经验和感觉来评价,实际流动频率应该比这个结果要高。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新一代的农民工刚进入社会,外出打工的时候,由于对家里和父母还有一定的依赖,他们会选择离家近的地方,但是随着经验、经验的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去外省寻求快速发展的机会 另一方面,新生代农民工打工初期的跳槽,有任性随意的因素,因过于辛苦或不喜欢而放弃原工作的比例很高(因收入低而跳槽的影响在打工初期也很明显)。 从其整体趋势的历史中,可以看到这样的征兆。 后期的业务变更首先是从自身快速发展的立场决定是否改变业务。 如果目前的业务不能满足自身快速发展的需要,有更好的业务机会,他们就会改变业务。 这可能表明,新生代农民工在其现实世界打工前建立的梦想更多地实现了,他们对未来生活的期待也越来越高。 他们不断利用各种社会资源和机会远离他们的出生地,实现向社会的移动。 但值得一提的是,第4次至第5次出行时,选择本乡镇的比例有所提高,选择外省的比例明显下降。 这预示着两种可能的现象。 一是过度频繁的流动反而不利于他们个体的快速发展,导致逆向选择的现象;二是由于公司和工厂倒闭、家乡有更好的就业机会等各种原因出现了部分返乡现象。 这意味着,在新生代农民工的多次迁徙经历中,并不是所有的新迁徙都比原来的出发点有所提高。 跳槽太频繁对他们不利。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职业是社会分层的首要指标,也是社会地位的重要标志。 新生代农民工从事的职业类型非常多样化。 调查结果显示,初次流动时,新生代农民工有一半以上从事体力型、服务型等较低水平的职业,两者合计占59%。 从事管理类、普通文员、个体户等工作的比例很低。 第二次和第三次移动后,从事体力类工作的比例迅速下降,从事技术类工作的比例上升。 从那里可以知道向上流动的轨迹。 但是,第四次移动后,发生了相反的变化,体力型员工迅速上升了10个百分点,技术型、销售型、管理型、个体户等其他体面员工的比例有所减少。 从这个趋势来看,总体来说,我推测如果流动次数过多,他/她可能不太具备扎实的就业技能,容易失去工作,必须频繁寻找新的工作机会。 就业缺乏稳定性和连续性不利于他们自身的快速发展。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移动对新生代农民工来说是一个不断寻找更好、快速发展机会的过程,也体现出他们的主体性和能动性,但我们的研究表明,移动频率与他们的社会移动之间呈现的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而是倒u形的曲线关系。 在上次出行中,出行方向是更好的事务所和更好的工种,垂直出行,但在第三次或第四次出行后,无论是流入地、职业类型、职业类型,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流动总体上表现为倒u型的一些变化轨迹,并不频繁。 另外也证明了越是流动频繁的新生代农民工,越没有市场竞争力,从事稳定工作所需的就业技能和各种类型的资本也越不足。 研究结果表明,他们的频繁流动实际上仍是水平流动,在多次流动中也有向下流动的迹象。 换言之,空之间的流动多样化和社会流动的单一性是交织在一起的。 空之间的移动和业务的交换越来越容易,但是通过获得更好的业务来实现向社会的移动的道路并不平坦。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综上所述,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无法在自己看来毫无意义的职场上保护自己。 由于进城前抱有的梦想在城市受到各种限制而难以实现,他们通过频繁的岗位变更不断改变工作单位和职业类型,以寻求更好的快速发展机会。 因此,新工作的选择往往意味着他们对新的机会抱有新的憧憬和梦想。 但可以预见的是,新的难题和困境也将继续摆在他们面前。 如果他们的理想需求总是被城市彻底否定和排斥,那不仅会给新生代农民工对城市的适应和融合带来很大的障碍,而且容易形成社会冲突和矛盾,导致其群体整体问题化的危险。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流动的代际影响

农民工流动带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 年,我们专门考察了其流动的代际影响问题,即对滞留在农村老家的孩子的影响。 农民工迁移的一大后果是父母子女的分离,即子女与父母的分离。 由于父母或一方迁移到其他地区,孩子留在户籍所在地,从而不能和父母一起生活,成为了通常所说的留守儿童。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我们的研究表明,简化留守儿童的问题是因为父母子女分离偏颇,父母子女分离对留守儿童的影响不像以前研究表明的那样严重。 或者说,留守儿童确实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另一方面,现有研究和媒体报道的负面问题有时也不是母子分离引起的。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研究表明,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他们在厌学、学习成绩、幸福感等方面有明显的负面表现,但在孩子自闭方面影响不大。 也就是说,留守儿童的年龄越大,亲子分离在厌学、成绩、幸福感三方面的负面影响也越明显。 特别是在厌学方面,高龄留守儿童明显表现出厌学倾向,通过教育向上移动的机会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一位学者认为,父母外出打工的时间越长,对孩子的负面影响也越大。 但是,我们的研究发现,我们不支持这种看法。 我明白了父母外出打工的时间长度只是表现母子分离的一个维度。 因为大多数留守儿童都有和父母一起搬到城市的经历。 留守儿童中出现的一些负面问题很可能是由于父母的不断迁徙导致他们缺乏稳定的学习和成长环境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我们的调查也发现,不同的亲子分离形式对留守儿童的自闭倾向、厌学、幸福感有显著的影响。 但是,影响的方法很多,很复杂。 在孩子自闭中,相对来说只有母亲外出对孩子自闭有很大的负面影响,这种负面影响比父母外出还要大。 据数据观察,母亲一个人外出的留守儿童比父母外出的儿童有很多家里蹲的倾向。 在幸福感方面,父母都外出的孩子比只有父亲外出的孩子明显有负面感,但与只有母亲外出的幸福感体验没有差别。 这一方面表明母亲对孩子的幸福感有很大的影响。 但是,关于讨厌学习的倾向,父亲一个人外出的孩子比父母外出的留守儿童明显。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父母打工距离的远近也会影响孩子的家里蹲。 具体来说,父亲外出距离越远,对孩子家里蹲的影响越正,母亲打工距离越远,对孩子家里蹲的影响越负。 也就是说,父亲打工的地方离家越近,留守儿童的自闭倾向就越明显; 母亲打工的地方越远,留守儿童的倾向越明显。 父母和父母距离的远近对孩子的心理影响不同。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总体来说,母亲单独打工、父亲不在家的模式,在孩子的家里蹲倾向、幸福感等方面有很大的负面影响,父亲和孩子的亲子分离对孩子的学业成绩影响最大。 这与父母在家庭中的性别分工和作用负担有关。 通常,母亲在家庭中扮演表意的角色越来越多,父亲在家庭中扮演工具性的角色越来越多,角色不同,性功能不足对孩子的影响也不同。 但是,无论何种形式的亲子分离,频繁的亲子信息表达至少可以缓解孩子带来的负面心理状态。 用田野得到的一个例子进一步明确吧。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丁湘粤是一个9岁的男孩,独生子女,今年大三。 丁爸爸以前在东莞打工,现在在苏州打工。 丁妈妈现在在家和他一起学习。 丁湘粤出生在东莞,在东莞读完一年级后,回老家上小学二年级。 丁妈妈本来和丁爸爸一起在东莞打工。 在丁湘粤读二年级的时候,老师给丁爸爸打电话说,你们的儿子我管不了。 请你们回去和他一起读。 于是,丁妈妈回老家照顾孩子。 丁妈妈对孩子管得很严,听同学说,丁湘粤经常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打他。 丁妈妈自己告诉我们,孩子自我约束能力低,学习一直处于下游。 她为了和他一起读书回家,没有出去打工。 等他上了中学,要不要出去打工,自己的心还矛盾着。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我们从丁湘粤的名字中,很容易感受到迁徙对农民工家庭的微妙影响。 可以看出丁湘粤的首要问题是因为父母打工而发生了监管问题。 丁妈妈从东莞回家照顾孩子是不得已的行动。 由于没有父母,丁湘粤的自我管理能力很差,学校也很难承担的对孩子的管理、隔代的管理有过分溺爱孩子的倾向,影响了丁湘粤的个体成长。 在这种情况下,丁母被迫暂时停止打工,回乡照顾孩子,希望通过自己的在场和贴身教育,对孩子的迅速发展产生正面的影响。 外出务工人员的流动带来了父母在子女一代的监管和教育上的不足,父母的缺乏导致孩子的日常生活方式和学业成绩恶化,父母反思孩子的成长比赚钱重要,为了逆转孩子的成绩,父母必须不辞去城市的工作,自己回家乡养育孩子,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移动=脱根?

现在的事实是,第一代农民工离开了历史舞台,落叶归根,新生代农民工成为了现在农民工的主体。 世代交替带来的,不仅仅是农民工群体结构发生变化的简单问题。 新生代农民工与第一代农民工在成长经历、个人需求、文化素质、社会心理状态、参照目标、身份认同、生活习惯性、价值观、行为逻辑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与父母外出务工者相比,新生代农民工在很多方面都有自己的时代印记和集体特征。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第一代农民工大多有在城市赚钱后,回农村落叶归根的想法,没有超越自己阶层的想法。 但是,许多新生代农民工已经有意或无意地表现出了这种超越自身先天社会地位的渴望。 随着逐渐摆脱土地的束缚,他们不以土地为生计基础,而以土地为生计视为失败的象征。 显然,新生代农民工经过城市生活的经历,已经不是熟悉乡土文化、有浓厚乡土意识的以前就传入农民的,也很少受到乡土以前传下来的习俗的束缚和束缚。 他们轻视与土地相关的职业,更不用说依赖土地的意识,而是将其视为自己的生活来源。 在他们的认识中,土地往往是贫穷的代名词。 这种性格影响着他们的思想,因为形式塑造了他们的行为,也与他们不居住的迁徙生活的历史密切相关。 他们对土地和农业活动有很大的否定和反叛意识,在城市打工史也是土地职业和贫困的抗争史。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与上一代相比,相当数量的新生代农民工,不再投身于没有出息、过于辛苦、不喜欢的工作,也不再节俭攒钱输送到农村老家,结束一生,像其父辈一样成为城市建设的工具 他们不仅不能坚守自己的位置在农村生活,从事农业生产,在城市打工也过着袋鼠一样的生活,从一个工厂跳槽到另一个工厂,从一个职业跳到另一个城市。 这种漂泊的生活和频繁的流动,是一个挣扎扎根的过程,也是一个努力不复制父辈的生活习惯和生活轨迹,实现代际向社会流动的过程。 但是,这个过程是一部充满困难的漂泊史。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脱根的过程也是充满张力和矛盾的过程。 除非遇到非常情况,他们通常不管离家多远,春节加班工资多高,都会选择回家过年。 新生代农民工对与家园概念相结合的乡土世界有着深深的依恋,但这种依恋越来越多的只有对父母和亲人的眷念。 他们在外出务工前多在学校学习,缺乏农业经验和农业常识,对农村包括农业生产、地方文化在内的许多情况不太了解,因此对家乡的实际熟悉程度和认可程度不高。 进入城市后,空之间的距离增大,利益相关性降低,环境的变化,降低了他们对家乡的关注和认可程度。 对于农村的一些惯例和以前流传下来的事情,开始出现不理解或者否定的态度。 调查显示,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对家乡建设兴趣较弱。 他们对乡土世界的留恋和认识之一是基于作为私域的家的概念和与父母的亲情,但对作为公共行业的家的范畴、将故乡融为一体的乡土世界缺乏关心和认识。 新生代农民工是小‘ 家与大‘ 房子的授权有明显的不同。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由于广泛接触现代文明,不可否认城市对他们有很大的诱惑和吸引力。 的城市世界和乡土世界的反差,使他们超越领先阶层地位的愿望非常强烈。 与第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无疑表现出对城市现代性生活的更大向往和更强烈的融入城市的意愿。 大部分新生代农民工对城市抱有期望,希望有机会在城市工作。 但是,这一希望的实现面临着许多困境。 新生代农民工没有因为他们是新生代而走出上一代的阴影,事实上,他们陷入了困境。 他们仍然摆脱不了城市社会对父母角色的定义,在城市中找不到认可意识和社会归属感,和父母一样受到身份歧视、制度排斥、隐性隔离、不公平的对待。 因此,城市里至今仍缺乏他们扎根的土壤。 新生代农民工挣扎脱根的过程,不能等同于真正融入城市、实现市民化的过程。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与第一代农民工生活艰苦、进城赚钱的回乡建房的生活轨迹相比,新生代农民工至少倾向于单向而不是意志上循环的人生轨迹。 他们最初或被迫自主或离开家乡去外出赚钱,但在体验了城市生活后,他们不一定要远离乡土世界而扎根于城市世界,而是想超越父辈的地位。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流动的未来?

那么,新生代农民工最终会去哪里呢? 研究表明,农村对他们的影响呈现出严重的悖论。 另一方面,他们对家——乡土世界有着割舍不尽的感情,但是小小的‘ 在家里层面,但他们又对家乡的集体事业表现出冷漠、疏远的心情; 他们在受到乡土世界成长的经验的影响的同时,拥有具有现代特征的费用观念和行为模式,对城市有很大的亲和倾向。 他们身上出现的悖论和看似矛盾的多个事实,正是他们最大群体的特征。 事实上,他们在各种机会的选择上,比父母一代的灵活性和空之间有所增加。 但是,在目前城乡二元结构和各种排斥制度依然无处不在的背景下,选择机会空之间对他们来说仍然相当紧迫。 的城市世界为他们提供了奋斗和追求梦想的地方,但许多设置限制了他们的快速发展。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值得观察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经验的丰富,新生代农民工的思想观念、行为取向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无论是80后还是90后新生代农民工,给他们贴标签、下定论的方法都可能是片面的、不恰当的。 农村并不一定是他们一心想要逃跑的地方。 虽然他们可能还缺乏安土搬迁的观念,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后他们不会慢慢接受这种以前流传下来的观念。 对于即将组建家庭或者已经组建家庭、有后代的新生代农民工来说,他们不是因为厌倦了农村生活而去城市寻找另一种生活习惯,更重要的原因是,现在的农村无法为他们提供良好的工作机会和理想的生活条件,而是去城市谋生 对相当多的新一代农民工来说,从流动状态变为稳定状态,尽量减少自身流动可能对子代造成的各种负面影响,正是他们的巨大需求和意愿。

“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更进一步说,迁徙是新生代农民工为自己及其家人获得更好生活、实现提升迁徙的一种途径,或者说是某种意义上的工具,不是一个目标,也不是他们追求的生活习惯。 频繁的出行也不是他们个人直率的行为,反而是刚性的社会结构和许多排斥制度的作用下没有办法的选择。 要真正实现向上流动,进入稳定的生活状态,首先取决于他们自身能力和素养的提高,但同等重要,更重要的是宏观制度环境的优化。 在这方面,新生代农民工需要的是有上下移动渠道、自由顺畅的开放社会,而不是制度被切断、阶层固化的封闭社会,后者只会不断水平移动。 对国家来说,如何通过切实有效的制度安排来提高他们的就业技能和资本,协助实现切合实际的生活理想和人生抱负,从而促进社会结构的优化和开放社会的形成,应该是未来着力的方向。

本文:《“城乡夹缝间的新生代农民工”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