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0
  • 文章:2043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发布日期:2021-06-21 15:09:02 浏览:

摘要:根据中国钢铁协会的数据,年上半年中国中型钢企业亏损216.8亿元,亏损公司43家,接近被统计公司总数的一半。 然后,钢铁价格降到了二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5月召开的全联冶金商会第二次二次会员大会上,原国家冶金局局长赵喜子说:“年,有点钢铁公司怎么做‘ 会死的。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攀枝花钢铁集团成都钢钒有限公司(以下称攀成钢) )关闭后的第六个月,钢铁工人宋其刚和原钢铁工人周剑坐在三江茶铺喝茶。 倒一大杯装着生啤酒、一杯茶、热水,一杯4元。

年10月19日晚9点,阿姨们在茶店旁边的小广场上开心地跳舞。 宋其刚喝了一口,就把塞进嘴里的茶叶放回杯子里。 穿上,说不想去,去了之后重新找工作。 40多岁了,能出去做什么?

6个月前,有50多年钢材生产历史的攀成钢宣布停产关闭工厂。 攀枝花钢铁是总部设在六百公里以外攀枝花市的攀枝花钢铁集团的子公司,是中国大陆典型的由国务院直接管辖的中央公司。

从2009年到现在,这家钢厂已经累计亏损超过70亿元。 成都第一家销售额超过百亿的工业公司,现在成为1949年以来停业规模最大的国有钢铁工厂,约万钢铁工人面临失业。

这可能开始了中国钢铁领域艰难变革的前奏。 就像体重超过90吨的阿根廷龙一样,为了慢慢地回头需要活动全身的肌肉,但攀登钢是第一个向下摆动的尾巴。

根据中国钢铁协会的数据,年上半年中国中型钢企业亏损216.8亿元,亏损公司43家,接近被统计公司总数的一半。 然后,钢铁价格降到了二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5月召开的全联冶金商会第二次二次会员大会上,原国家冶金局局长赵喜子说:“年,有点钢铁公司怎么做‘ 会死的。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攀钢是这些打算死的钢铁厂之一。

工厂给工人指出两条路:想去(被下岗)的拿补偿金,剩下的竞争上岗。 41岁的宋其刚留下来,他从原来的岗位调到扩管工厂,每天的工作是加热钢管,然后扩大到一定的规格。 关于新工作,宋其刚只用一个字形容为“火热”。 他上个月的工资是1997元。 这是全家4口人10月份的全部收入。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宋其刚的工人周剑在6个月前做出了相反的决定——离开钢厂。 决策前,这位42岁的冶炼工人向所有朋友征求意见,8成的人支持他离开。 周剑的朋友大多不在国有企业工作。 他们就是例子,他们在外面也经常混在一起。 周剑算了账本,就算他今后每个月挣的钱相当于周围朋友们工资的最低标准,也比在工厂过得好。 他咬紧牙关,从工作了25年的工厂出来。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拿到15万元补偿金后,周剑用近10万元的钱买了大众企业的捷克轿车。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 偶尔,他用叫车软件“滴滴”拉几份工作,一天收入一百多。 剩下的时间是? 应该喝茶,做拉拉队长。

  

下班后,宋其钢很喜欢在茶馆里喝茶

在攀成钢所在的成都市青白江区,生活以懒惰冷漠的方式前进。 近万失业者在盛夏的阳光中就像落在土地上的水滴一样,一瞬间吞噬了痕迹。

当地人说工人们走了,谁想呆在鸟不拉屎的青白江? 还有人说,无论你去看哪家咖啡店,每天都坐得满满的,爬钢的。

工人们没有表现出对命运的不满和对前途的担忧,突然得到十几万的补偿金的他们不用上班,过着悠闲的生活。 他们坐在咖啡店里聊天打麻将。 茶馆好像是成都人的第二家。 一位喝茶的钢铁工人说:“我一个月喝28天茶。

仅仅几个月,就有人浪费了补偿金。 周剑听说有些工人用十几二十万个月赌光。

成都的人很舒服。 有饭,有点钱,打麻将,够了。 周剑说。 这座城市所在的四川省此前是中国的劳动力输出大省,每年向海外输送近2500万农村劳动力,以贪图享乐而闻名于全中国。

一个月喝28天茶的工人说:“四川人不懒,是环境造成的。 我也想赚钱,但是赚不到。

这种矛盾的想法缠绕着宋其刚、周剑、许多攀登钢的工人。 他们想改变现状,但无法打破几十年来在国企工作的惯性。 周剑说:“中国,特别是国有企业养了懒人。

冯世康从14岁开始修车,已经修了35年了。 先是修自行车,然后修摩托车,都是做登山工人的生意。

他的修车铺在成都市青白江区团结中的路上,对面400米有个登山门。 6个月前,大门道路两侧停满了来钢厂工作的轿车。 从工厂入口一直停到十字路口,路上长牙了。 冯世康说。

现在道路很光滑。 黄昏时分,只有路边的野草丛生。 穿着桃红色礼服的女性走进草丛拍照。 摄影师要求她笑得更自然一些。

钢铁厂关闭后,团结沿途的店几乎都关闭了,剩下做羊汤的、卖锅兜的、做讽刺生意的美容店,门都灰飞烟灭。 冯世康的修理店本来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块钱,现在只挣够吃饭的钱。 但是,他说。 “关上,我以前从没见过蓝天。

在冯世康的记忆中,6个月前的钢铁厂又吵又脏,(炼钢用的)大电炉无休无止地运转着。 他指着路边的电线杆说。 “从这里看,只能看到第四根电线杆。 硫磺熏得眼睛疼,鼻孔里黑糊糊的。

钢厂关闭6个月后的星期天下午,冯世康坐在修理店门口,一只脚放在另一只脚上,把烟屁股搬到嘴边,咂着嘴说健康比赚钱重要。 温暖的阳光透过沾满灰尘的梧桐叶遮住冯世康的脸。 天空上挂有灰色滤镜,蓝色不怎么用力。 道路少,行人更少。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青白江区距离成都市中心约40公里,开车需要40分钟到1小时。 这是建国后西南地区第一个工业区,驻扎着化工、冶金、建材等多家国有公司。 工业生产在这个地区留下了密集的线路、道路和烟囱,但没能带来繁荣和现代化。

在这里,行政区域的范围由工厂划分。 例如,攀登钢铁的区域包括工厂、食堂、员工宿舍、工人俱乐部等一系列辅助设施。 这是大中型国有公司的标准基础设施规划模式,围绕着小城镇或地区生活链所在的公司轨道运行,其唯一的服务对象是工厂的工人和家属。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冯世康和其他做小生意的人无法进入其轨道。 尽管他是在斯内普出生长大的,但他日夜听到大电暖炉旋转的声音,呼吸着从钢厂烟囱里排出的有颗粒感的雾,却成为了这片土地的边缘人。

  

冯世康喜欢登山给工人发的职工服,戴的是他从工人手里买的

钢铁工人们把穿不上的工作服拿出来卖。 60元一套,冯世康是老客户。 他喜欢穿钢铁厂工人的工作服。 宽大柔软的牛仔布,深蓝色。 工作的时候不怕脏,胳膊和脚在里面工作也绰绰有余。

这件衣服标志着稳定而丰富。

1993年,19岁的宋其刚加入成都无缝钢管厂。 正好两年前,这家工厂晋升为国家级公司。 在成都当地,流传着一句话:出嫁后就和钢管厂结婚。

中国人强国的梦想最初是用钢铁建造的。 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鞍钢、包钢、武钢、钢铁等大中型钢厂相继建成。 毛泽东在1958年视察天津时说:“有一口粮食、一座钢铁、这两件东西,任何事件都可以办好。 那一年,成都无缝钢管厂成立,厂址在成都市东风南路。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经历了几次政治运动的浩劫,到1976年,中国的钢铁生产能力只有4000万吨左右。 之后,中国开始大力推进钢铁产业。 到1996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钢铁生产国,钢铁产量首次突破1亿吨。

周剑还记得90年代钢铁工人的收入比普通银行职员、公务员高很多。 1990年,成都市平均工资184元,刚进入成都无缝钢管厂的周剑一个月可以拿200多元。 除了工资和奖金,工厂还不定期发放米、面、油、水果、罐头。

利益是什么情况? 你每个月几乎什么都不买,什么都发。 周剑说,他比在铁道部工作的父母更滋润。 90年代初期,周剑用200多个zippo打火机,买过五六百元的西装。 再加上一个月内买了三台凤凰牌的自行车。 每辆需要三百多日元。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我们的工资三五天就可以用完。 因为工厂随时会出钱。 30,50,100,都有。 到目前为止,周剑还不知道哪笔钱是什么名义。 不管听不听,签字取钱就行了。

90年代,在周剑的记忆中很舒服。 同一时期,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国有中小企业遭遇破产浪潮。 官方数据显示,1998年至2000年,全国共有2137万人失业。 钢铁产业在这一背景下迅猛向前发展,由于兼并重组,一些钢铁巨头的身体也越来越大。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2000年,成都无缝钢管厂被攀枝花钢铁(集团)企业合并,2002年,与成都钢铁厂重组,成立攀枝花钢铁。 2006年,攀成钢从成都市二环内搬迁到青白江区。 原本住在成都市内的宋其刚和周剑连根拔起了过去的30年,带着家搬到了青白江。 我不想来。 还是来了。 你想感受什么? 宋其刚说。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他们以为能好好干到退休。 青江区虽然比不上成都市区,但是房价很便宜。 宋其刚和周剑用储蓄付了房子的首付,但工厂的利润越来越弱。 从2007年到2007年,成都市人均工资从1828元上升到4403元,而宋其刚的工资总是徘徊在2000元。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攀钢是当地人心中最坏地方的代名词。 宋其刚在网上看到一个黑色笑话,一位父亲对儿子说:“你不是个好孩子。 我叫你‘ 爬上钢。

  

成钢的旧工厂还只剩下一个工厂,10月19日下午,下班的工人骑着摩托车回家了

盲目快速发展的钢铁领域承载着300多万名工作人员在产能过剩的道路上狂奔。 年,中国粗钢产量达到8.23亿吨,约占世界的一半。 一般来说,产能利用率不足75%就被称为产能过剩,全年中国钢铁产能利用率只有70.69%。

钢铁业的困境是目前经济增长放缓的缩影。 国务院快速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对媒体表示。 年11月8日,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在中国人民大学老博士论坛上表示,受国有企业重组等影响,中国正在准备迎接第二次下岗潮。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现在想想,宋其刚曾经有机会跳下这趟列车。

1997年,成都无缝钢管厂翻新,宋其刚被迫下岗。 那一年他23岁,有憧憬,想努力一点,离开成都去了外省打工。 他当过串串(四川方言,也就是从事转卖的人)、服务员,做过金银饰品。 三年过去了,宋其刚努力了那么久,什么也没有。 父亲说:“回来吧。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宋其刚的父亲原是成都新城区村庄的村民,八十年代钢厂人手不足,国家提倡人们去工厂上班,宋其刚的父亲至此加入成都无缝,年幼失去母亲的宋其刚和哥哥也一起搬到了成都市。 后来父亲在工作中伤了腿,工厂把他调到工厂当小学门卫。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国营公司是大树。 宋其刚认为,公司是国家的,一辈子也垮不了。

成年后,宋其刚和哥哥加入成都无缝钢管厂。 父亲在九几年内死于肺癌和淋巴癌。 也不能说是工厂的错。 他不想和父亲的病在钢铁厂工作取得联系。 人的一生一定会遇到任何事吧。 说不清楚。

在三年毫无成果地度过之后,宋其刚死,想过平静的日子。 他回到成都无缝钢管厂做货物保安,负责工厂废钢的护卫。 他穿着迷彩服,戴着头盔,站在青白江开往新都的列车上,感到自己很威风。 那是宋其刚生命中罕见的舒展瞬间,这项工作虽然只得到一千多份,但却风光明媚。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当金警的时候,宋其刚认识周剑。 那时,周剑是单亲爸爸,一个人养育着2岁的女儿。 想起成为货物保安的日子,周剑使用了轻松这个词。 除了偶尔去押运之外,剩下的时间大家一起喝茶打麻将。 这种闲散的生活带走了周剑生命中年富力强的十年。 女儿渐渐长大,家庭经济上涨的时候,周剑不得不回到冶炼工人那里。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宋其刚也刚回到工人岗位。 他四十岁了,感到体力上的不情愿。 累了,基本上晚上回家后就不下楼了。 他不再像23岁时那样渴望财富了。 将来喝粥就足够了。 没有挣几百万美元的想法。

  

冯世康(中)在攀钢老厂门口开了一家修理店,攀钢停下后,他的生意比以前差多了

就像论坛上骂领导的匿名网民一样,宋其刚和周剑都认为国家政策好,如果被打败了,就会被工厂领导的腐败和无能打败,好好的工厂就这样垮了。 宋其刚总是怀念合并前的成都无缝钢管厂,不久前,他的同事去上海出差,遇到了外国人。 连外国人都知道我们工厂的哩!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工人们说一上钢就全面关闭,搬迁到更偏远的四川省西昌市。 接下来怎么办? 宋其刚说:“我在找工作呢! 关于未来,他没有任何计划。 那可能是惯性,也可能是因为不知所措。

周剑一登钢就能倒下,我相信钢铁集团是不会倒下的。 几座大钢厂倒了,国家倒了。

年11月19日傍晚,在攀钢关门后的第六个月,团结途中的羊汤店里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食客。 开修理店的冯世康早早关店,迫不及待地回家和孙子一起过。 下个月他带着老伴和孙子去海南度假。 几年前,他用修车攒的钱在海南三亚买了一所小房子。 那里是空

“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周先生决定去个人经营的小工厂上班。 一个月工资3000多块。 滴滴更自由悠闲,但周剑觉得这项工作太不稳定,心虚,精神坚定。 他习惯于按部就班的工作,只做工作,不想做其他的事。 不能累。

  

攀登旧工厂的铁路

周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对他的生活感兴趣。 坐那辆还崭新的捷克车,他不断地问:“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好玩的? 不是所有中国人的生活吗?

(拍摄: yue wu/终端媒体)

本文:《“时代弃儿:无法“成钢”的中国钢铁工人”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