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0
  • 待审网站:0
  • 文章:1536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发布日期:2021-06-02 07:15:01 浏览:

最近,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政权报告中大力推行填海计划,为受到攻击的刘德华而抱怨。

前几天,刘德华受前特首董建华邀请,被配音为人工岛的宣传片。 本想赢得民意,结果却引来了炮火。 他说,在钱的诱惑下,政府把这么多廉租房租给富豪的私家娱乐地,不但不出,还出钱让香港人填海建豪宅,填海不是问题,问题是小工程也要亿元。 明确了这些钱对大财团、国企有好处。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要说这些骂声也没错,填海的前提和手段值得吐槽。 但问题是,在香港现行体制下,不填海、增加城市用地的其他方案成本更大。 刘德华给香港人指的路一定不是平坦的路,但问题是其他路是死胡同。 我认为这种绝望感是刘德华被责骂的首要原因。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1香港人住在哪里

香港人口740万人,总占地面积1111平方公里。 根据香港计划署的网站,其中被划分为住宅的土地只有77平方公里。 其中35平方公里是乡郊的住宅,也就是村舍和别墅,稀疏地居住在香港6.23%的家庭。 另外93.77%的650万常住人口只剩下31平方公里。 结果,香港人均居住面积20平方米,中位数14.96平方米,处于这个数字最极端一侧的人基本只能居住。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所以香港的街景是这样的:

20万香港人住在这样的地方吗? 房间里:

更糟的人住在棺材房里,可以说是绰绰有余。

更糟的是,笼屋习惯于在70平方米的空之间放置10个三层笼架司空。 那里住着10万人。

客观上,只看平均水平和中位数,香港的居住水平在中国城市未必是最差的,但问题是香港的住房水平差却不便宜。

? 房租为人民币3000-5000元/月。 棺材店(箱子)的租金为1600~3200元/月,笼子店最下层的床也需要40元左右的(日)租金。 大部分笼民必须靠最低生活保障的援助居住。

如果你满足了公屋的申请条件,只能让你进入绝望的长队。 香港260万间公屋,最大户型69平方米,最小的只有8.2平方米。 截至2007年6月底,已有15万件常规公屋申请,约12万件配额和积分制非老年人个人申请。 通常,申请人的轮候时间为4.7年,而每位老年人的轮候时间则延长至2.6年。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在香港家具店,很多床的宽度都在1米5以下,越来越多的床是1米37。 大多数能买得起私宅的有钱人,不得不被面积20平方米、平均价格近10万/平方米的迷你户型所取代。 只有香港住宅面积的10%超过100平方米,是所谓的千尺豪宅。 位于香港金钟中心的太古广场附近的星街5号( 5岁)。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star

street )楼盘共有28层,一层一户,约1160万元一套,每层只有30多平方米的采用面积。 有这样指甲杨枝楼的蚊子一样的土地,经常引起大地产业者的激烈角逐。

星际街5号

如果没有越来越多的土地,香港的住房状况必然会加速恶化。 据估计,香港人口将在2043年达到822万人的高峰,与内陆城市相比毫不夸张,但显然31平方公里的主体居住面积是个重担。 所以香港政府拉拢刘德华推进了填海方案。

年10月,香港特区政府快速发展局公布的《香港2030+》: 2030年规划远景与策略》显示,为满足框架内最大住宅容量约900万,香港未来30年土地短缺至少将达到12平方公里。 其中也有学者认为包括约2.3平方公里的住宅土地诉求。

finance.ifeng/a/0916/16509555 _0. shtml

12平方公里的土地缺口只占目前香港面积的1%。 为什么不能从现有的土地迅速发展? 必须走填海这条路吗?

2为什么要填海

因为其他选择卡在了制度里。

首先,香港是多山的海陆交错区,300平方公里左右的土地坡度大或有特殊用途,不能采用。

其次,1978年8月港英政府公布《郊野公园条例》,至今已有40年。 目前,24个郊野公园中有21个于1979年纳入计划。 全港90%的市民住在距离郊野公园3公里以内,接触任何公园周边的土地,都会侵害周边居民的利益,影响所购住宅的房价,房地产集团有充分的理由,促使民众反对。 所以,500多平方公里的郊野公园是最可靠的土地来源,但只能永远绿色下去。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所以,林郑月娥考虑了四个土地开发方案,但没有考虑缩小郊野公园。 网民可以暂时把这个禁忌视为信仰。

填海方案暂且不谈,其他三个方案是迅速发展褐色地、土地共享、活化学大楼。

褐色地在香港以新界乡郊外的农地为第一指,因为放弃农业而改为其他用途。 目前,香港褐色累计达12平方公里。 其中40%用于货物和废弃物的回收,集装箱装载、露天停车场和汽车修理厂也经常使用。 这些土地是香港贸易和物流业鼎盛时期的见证,现在工业衰退了,可以放弃了。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布朗开发了很多年,但一直没有解决集装箱和重型卡车的重新定位问题。 再加上清理垃圾和污染物,在偏远的褐色土地上铺设基础设施,整理褐色土地多而复杂的产权问题等,政府很少面对。

除了土地共享之外,施政报告还将定义政府快速发展计划中没有的私人拥有土地。 这些土地的所有权属于土着人民和大地生产者两个集团。

原住民的土地来源于1898年英国强租新界,当地居民通过武装抵抗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权益。 几代人之后,这些权益已经发展成了稳固的封建特权。

1972年,港英政府承诺所有新界原住民18岁以上向政府申请土地,建造3层以下、各层65平方米以下的住宅,无需弥补地价。 因为如果只比较男丁的话,这种土地申请的权力叫做丁权。 香港回归后,丁屋政策被写入基本法,沿用至今。 也就是说,80万新界原住民,光生一个男孩,就可以建造2100平方英尺宽的独立住宅,完成后也可以转卖。 断绝杀人父母般的富人之路,断绝人世代相传的富人之路… … 香港政府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私有土地的另一个主人是地产商。 四大地产家公司、恒基、新鸿基、新世界、长江共有10平方公里农田。 他们当时低价买入农地,低价持有,所以等着政府制定城市计划发财。 如果要开发这部分,政府会要求地产商补偿差价,差价太高地产商无法复原,所以不想付款。 如果要求填补的差额过低,政府又会被指责官商勾结。 求虎求皮的事件,想想也知道很难。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活的化学工业楼是将过去的工业建筑、工厂宿舍变为住宅。 但是,这些工业用地也有主,等待价格出售,并不比地产商高明。

最后,所有这些选择都与土地用途的变更有关,根据香港现有的法律和惯例,拆除旧建筑物建造新建筑物必须经过事前的规划研究、许多阶段的一般咨询等步骤。 即使中途没有诉讼纠纷,也需要11年~14年。

相比之下,填埋与土地产权问题无关,也不影响现有土地的用途,还可以提供整个土地,不像其他方案那样只能零零碎碎地盖房子,可以说是最佳选择。

/ S2/3/S2// S2 /一直填海

从香港的洞口,填海是香港土地扩大的首要途径。 香港首次正式填海始于1852年的文贤填海计划。 七十年代,香港实施新市镇快速发展计划,在新界形成荃湾、沙田、屯门等9个新市镇,均为填海造地。 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垃圾填埋场面积超过了30平方公里。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香港目前的填海面积为68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6%左右,27%的居民和70%的办公楼在原海面上。 现在的香港当局只不过是重新应用了旧的颜色。

转折点发生在90年代中期,香港环保运动逐渐兴起,强大的反填埋力在1996年得到17万公众签名,迫使政府搁置了青洲填埋计划。 随后在1997年,香港颁布了《海港保护条例》,禁止在维多利亚港口内填海。 到2004年,环保组织不仅通过诉讼中止中环和海湾地区子填海计划第三期项目,还将为未来香港填海设置门槛,规定有紧迫、凌驾性的当前需求,同时只有在没有其他可行做法的情况下才能填海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此后,香港的填海面积锐减。 以前平均每五年香港的垃圾填埋场约为5-7平方公里,但从2005年到2009年锐减到0.84平方公里。 年,填埋场只有0.01平方公里,此后房价暴涨。

林郑月娥公布的明天的大屿山计划,也同样要看环保主义者的面子。 所以要注意选址,避开东部,避免影响郊野公园的环境,减少对白海豚的影响; 也考虑到价格,最终选择了水浅的大屿山附近。

从建设难度来看,不仅要填海,还要在人工岛铺设很多基础设施。 据民间估算,要想信息表达人工岛和香港本土,至少需要建设5条海底隧道,37公里的铁路。 香港快速发展局局长黄纬纶表示,填海一期约10平方公里的成本在千亿港币以上,非但不贵,反而比回收新界私人农地的价格可能低10%。

“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根据年1月的价格,填埋价约为每平方英尺1360港元,相比之下,回收新界私人农地的价格最高达1500港元。

money.163/18/0808/01/dolct5r 9002580 s 6

在这样大规模的工程中,林郑月娥提出的建设周期为20-30年,第一期工程也将在11年后生效。 对于急需处理住房问题的这一代年轻人来说,只能停止饥渴,到时候能不能买到梅花还不确定。 所以,虽然是唯一的生路,但在香港年轻人眼里尽是缺点,食物无味,不惜扔掉。 刘德华代言也好,一起骂也好。

本文:《“资本主义下的无解:被制度卡死的香港住房问题”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