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0
  • 待审网站:0
  • 文章:1536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发布日期:2021-06-12 18:57:01 浏览:

镉米引起的风波,打破了丁家山村的平静。

镉是人体难以代谢的重金属元素,过多摄取可能会在严重时引起肾功能障碍、软骨症等。 因此,《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的污染物质量》规定稻谷中镉含量的最高指标为0.2mg/kg。

年10月,环保志愿者田静对丁家山村农民家的稻谷进行了抽样检测。 结果稻谷中的镉含量达到1.62毫克/公斤。

丁家山村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的港街镇。 九江是中国古代传下来的四大米市之一,港街镇是古代传下来的水稻种植基地。

问题曝光后,柴桑区环保局11月14日宣布,成立职工小组进村入户调查,收容疑似污染稻谷75206斤,检测结果确认后,确实将集中无害化解决污染稻谷。

另外,市、区环境保护、农业、粮食等部门对疑似污染地区的土壤、水体、稻谷等进行了抽样检测。

通报自生镉米没有果实

镉骚动发生后,当地村民开始担心自己的健康问题。 丁家山村村民文思江等人观察到有疑似镉中毒的人。

一个月前,丁家山村的村民黄世娇因病去世,享年65岁。 根据其妻子提供的出院记录,黄先生生前被诊断为高血压性肾病、慢性肾脏病5期、肾性贫血、骨关节炎等症状。

另外,66岁的村民桂家炉疑似镉中毒。 他行动迟缓,每次说一句话,他都会不自觉地咬牙,发出嗟嗥的声音。 桂家炉告诉记者,自己全身疼痛已经多年,有时需要摇身一变缓解。

新京报记者走访了黄世娇、桂家炉等多位村民家中,村民们患有关节痛、肝病肾病尚属一例,难以解释是镉中毒引起的。

尽管如此,人们还是联想到了日本的痛苦。 上个世纪,日本由于开采,农田受到了严重的镉污染。 当地农民长时间食用受污染土壤中的大米等,引起镉中毒,骨头出现剧烈疼痛等症状。

在受污染土地上生产的大米中,镉可能超标。 它们大部分作为粮食日被村民食用,吃不完的东西被出售。

丁家山村的村民聂家喜坦言,虽然知道农田被污染,但稻谷也不知道被污染,除了吃和卖没有更好的选择。 我们也不能销毁大米。

这些大米销售到哪里,是否会对人体产生不良影响,现在还很难考证。

对此,村民黄龙淼并不意外。 至少两年来,他不再吃自己地里的米了。

59岁的黄龙淼是粮农,也是当地的粮食销售商,是镉米的第一位举报者。

年5月,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九江县(现柴桑区)大米市场进行抽查,发现九江联超粮食企业)以下联超粮食)生产的大米超过镉基准值。

据报道,抽样检测的大米镉含量为0.24mg/kg,超过0.2mg/kg的国家最高标准。 联超粮油业主余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生产大米的稻谷来自丁家山村。

黄龙淼是这家企业的稻谷供应巨头。 他告诉新京报记者,那种镉米是用丁家山村那年的稻谷加工的。

因此,联超粮油受到了高额处罚,黄龙淼的稻谷也减少了稳定的销路。

黄龙淼不甘心,向柴桑区环保局投诉稻谷镉超标问题。

年9月,柴桑区环保局答复说,你提供的检验报告中的生产者是九江联超粮油工业有限企业,你种植的稻谷在九江联超粮油工业有限企业加工成大米进入超市销售,但不能说明那个检验批次的大米产品是你种植的稻谷。

柴桑区环保局称,从大米中检出镉的原因有稻谷品种、土壤背景、过量施肥等各种原因,都超过了稻谷镉的基准值。 因此,黄龙淼提供的大米样品镉超标,不能说是矿山污染造成的。

黄龙淼不能接受。 怎样才能解释那米是用丁家山的稻谷加工的呢? 除了矿山污染,稻谷镉超标的原因是什么?

年10月,当地媒体《泾阳晚报》也曝光了丁家山镉污染的问题,同样未引起关注。

之后的年11月、年12月,黄龙淼又在自家农田采样了当年产出的稻谷,送到江西省粮食质量监督检测站进行检测。

黄龙淼向新京报记者展示了这两份检测报告。 报告显示,2个稻谷样品镉含量均为0.71mg/kg,超过国家标准限量的3倍以上。

黄龙淼表示,经检查后,他多次向柴桑区环保局、区农业局和区信访局,以及九江市环保局、市信访局和市国土资源局反映镉米问题,均未取得成果。

6年前,矿山造成的农田污染得到了确认

关于在丁家山附近种植稻谷的潜在风险,当地政府和矿区并不是不知道。

丁家山村北侧有金铜硫矿。 离矿区约1公里处有铜硫矿,紧挨着生气林村。 有两处矿山进一步向西北,就是刘仓村。 北京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铜硫化矿、金铜硫化矿分别位于丁家山的两个山头,在山顶光秃秃的位置,金铜矿的山头挖了一个大洞。 矿山下面有村庄、广阔的稻田和棉花田。 从卫星地图上看,矿区距离最近的民居不到500米。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硫矿成立于1970年,2008年重组成立股份制公司,至今已有近50年的开采历史。 金矿于1989年开始开采,前期以金矿开采为主,污染小。 目前,两个矿区都已停产。

关停前,两个矿区隶属于九江矿冶有限企业。 工商资料显示,九江矿冶有两大股东,一家是北京创盈科技产业集团有限企业,持股84%。 为一九江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企业,持股16%。

6年前,金铜硫矿与附近村庄的污染关系,得到了当地环保部门和九江矿冶的确认。

年,丁家山村遭受了漫长的暴雨。 暴雨过后,山上的泥土污水被冲到了地里。

丁家山村的村民文思江向新京报记者展示了当时拍摄的照片。 水田的秧苗发黑,土壤呈青褐色,排水渠的水浑浊,旁边有枯死的草木。

刚栽的秧死了,根浮在土上。 文思江说。

那场暴雨过后,文思江等村民向九江市环保局反映了问题。 柴桑区环保局(当时九江县环保局)调查后认为矿区在解决污水方面有问题。

政府正式确认了矿山污染农田的事实。

年,柴桑区环保局在《关于九江矿冶有限企业丁家山金铜矿污染纠纷调查解决情况的报告》中指出,矿区两个废水收集池面积小,没有渗漏防治措施。 池内高酸度废水会影响丁家山村和刘仓村部分水域的水质,存在严重的污染风险。 而且,矿区的废水收集系统因多年未管而被破坏,污水解决设施一直停运。 矿区的雨水、污水根据地势主要分为两个地方流出,一个流入团塘水库,一个流入聂家垠水库。 加之严重干旱和水库水质污染严重,直接影响下游农田、棉花田的灌溉,受影响面积大。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另外,在解决废石方面,2006年,前矿工开采硫矿石后,剥离了品位较低的废石露天堆放物,导致矿石氧化,雨水浸湿,产生高浓度酸性废水,威胁下游水库的水质。

对此,矿区不否认。 承认丁家山金铜矿超标废水流失,丁家山村8组、12组部分农田、棉花田受到不同程度污染,同意一次性不重复支付村民污染补偿费共计17万元。

年6月,当地矿区还与丁家山村八组、十二组村民进行过协商。 双方约定矿区每年向村民支付亩产600元的赔偿费。 在此期间,村民不得在这些土地上耕种。 如果强制农业的话,结果和损失都由村民承担。

治疗污渍后也令人瞠目结舌

在没有一次性向村民重复支付17万元补偿后,九江矿冶多次向村民支付污染治理等费用。

另外,矿区也要求环境对策。

暴雨过后,柴桑区环保局责令九江矿冶检查矿区污水解决设施,并尽快制定污染治理方案,进行全面治理。

年6月,九江矿冶与丁家山村八组、十二组签订的上述协议中,约定每年按照亩产600元的标准向村民赔偿,并中和解决矿山污水,清理矿山表面残留的废矿。

据丁家山村村民称,矿区曾撒石灰以中和流入水库的酸性废水。

在上述协议中,九江矿冶将污染归咎于改建前的历史遗留问题。 根据协议,自2007年丁家山金铜矿移交九江矿冶总企业以来,总企业和九江矿冶就没有进行过矿山开采。 污染的首要原因是改革前企业废弃的矿石,被雨水冲洗后产生了废水。 据在铜矿工作的文思江介绍,九江矿冶总企业和九江矿冶有限企业实质上是同一家企业。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实际上,矿区的酸性废水不仅来自生产过程,也相当于露天堆积的废弃矿石的部分。 如果矿不清除,矿区即使停产,下雨后也会产生酸性废水,污染持续。

废水流动的话,土壤也有可能被侵蚀。 目前柴桑区环保局正在检查丁家山村的土壤。 熊家春说,检查土壤需要自然风干的过程,可能需要一个月左右。

是否有人反映镉超标?

年11月17日,柴桑区委推进部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说,多年前村民不能在污染范围内的农田种植农作物。 但是,在此次镉米问题曝光之前,村民们一直在污染赔偿范围内耕种水稻。

据这位员工说,村民选择继续栽培,可能是因为运气好。

许多当地农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早就知道村子里的农田被污染了,但没人说稻谷问题会这么严重。

此次镉事件曝光后,粮食主管部门已经着手检查。 稻谷的抽样检测由江西省粮食质量检测中心直接进行,目前还没有得到检测结果。 年11月20日,柴桑区粮食局局长陈发扬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检测结果一出来,就会反馈给村民。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21日,江西省粮油质量检测中心的一位负责人表示,稻谷样品的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但他不便透露。 直到11月23日,黄龙淼说没有人将稻谷的检测结果反馈给他。

提取的稻谷样本5个分别来自港湾街镇丁家山村、生机林村5户村民的家。 黄龙淼家中,年产的稻谷是样品之一。

但是,陈发扬对新京报记者说,自己于去年12月才到任。 田静的检查结果发表之前,他不知道当地的镉米问题。 去年没有反映出来,今年也没有人反映出来。 你怎么知道镉超标了?

污染范围肯定不科学

年11月13日,港城政府要求丁家山村、生机林村、刘仓村等3个村的相关村民签订承诺书。

承诺书中,村民应当约定在丁家山铜矿污染赔偿范围内的土地上不种植水稻等可食性农作物。

港口镇政府规定的污染赔偿范围,以丁家山铜矿为中心展开,涵盖周边上述三个村庄的部分农田,共涉及382亩土地。

这是目前港口街镇遭受矿山污染范围的最新数据。

一位村民认为这个污染范围的划定不准确。 例如,如果检测到3次超过自家稻谷镉基准值的黄龙淼,他家的田地就在这个范围之外。

年就任柴桑区环境保护局长的熊家春说,他对以前的工作不熟悉。 所以,这382亩的范围到底是什么时候划定的,怎么划定的,他不清楚。 近一两年,镇政府规定的污染范围维持在382亩这个面积,没有扩大。

他还认为,目前划定的382亩范围一定不科学。 如果治不好,将来的范围会扩大。

为此,柴桑区环保局已经聘请了合格的第三方企业,恢复了污染范围的测量工作。 测量以矿区为原点,向周围辐射,污染到什么程度,具体方案会去哪里。 测量需要一个过程,我想需要两三个月以上。 熊家春说。

熊家春告诉新京报记者,矿山1970年刚开始开采,可能只有几十亩,但污染一直在持续,污染范围也在逐渐扩大。 20世纪80年代,政府等根据矿区水流的范围确定了污染范围。 那时没有检查手段,条件不允许,只能通过自治体和公司、农户三方坐下来说话。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为了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柴桑区环保局从年开始向环境保护部申请重金属土壤管理项目,仅年、年就申请了4个项目。 我们连续申报这个项目,但项目过去报告后不一定能得到批准。 熊家春将申报表示为范进中举,今年没有通过,但明年还会再来。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目前,这些项目还处于等待上级环境保护部门批准的阶段。

据悉,此次事件爆发后,柴桑区环保局立即发出通报,政府已按照有关程序启动永久闭矿业务。 此外,还进行矿区生态修复和植被恢复。

年11月15日,在丁家山村通往矿区的路上,新京报记者看到了许多水质浑浊的水库。 其中既有雨水,也有从山上流下来的废水。 水库是栽培水稻灌溉用水的来源之一。 另外,田地周围有一点水路,里面的水从矿山流出来,有时能看到酱油色的液体。 有些田地已经荒废,有些地方不长草。

“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17日,熊家春告诉新京报记者,环保局对疑似污染地区的水质进行了检查,没有镉超标的问题。

需要观察的是,环境保护局选择的样本来自不远的东湖入口,不是被检测出有问题稻谷的丁家山村水田。

新京报记者贾世煜实习生周小琪江西九江报道

本文:《“江西九江一矿山污染多年 村民举报自产“镉米”无果”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