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0
  • 待审网站:0
  • 文章:15362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发布日期:2021-06-23 12:27:01 浏览:


马永红两次回乡竞争村主任受挫后,先后考取研究生,成立草根公益机构,在白鹿原南桑村实验有机农业三招。

“种几亩地要23000美元? 不是种金子吗? ! ’这是村民心中的疑问。

一年后,村民们不再观望,他们成立了合作社,参加了马永红的新农村试点。

南桑村、马永红试验田

“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南桑村承包了20亩土地,本来计划接收150名市民,完成了三分之二。 ”马永红接着说:“春节前,我们给有机菜园的主人送菜。 ”。

这些菜是合作社理事长王慎言在下雪前抢过来的。 年前,“白鹿人家”种养殖专业合作社注册成立。 这被认为是马永红担任南桑村主任助理的象征,意味着马永红年在南桑村的有机农业实验卓有成效。

从一发不可收拾到农户主动要求加入,马永红一年的辛苦没有白费。

越受挫越勇猛

2008年12月,对马永红来说,再次经历了重演。 他在洛南县麻坪镇合兴村村委员会的换届选举中第二次败北。

“与上次参加选举不同,这次很重视结果。 过程是上次体验的。 ’注重结果的马永红,再次受挫,只看结果。

马永红在博客上写道: “我失去了合兴村,科学家失去了实验室,革命家失去了根据地,献血者找不到采血车,这种悲壮和失落不是新长征三个字。

离开兴村的马永红,想必很感伤寂寞,但他没有时间仔细斟酌这些,还有6天就要研究生考试了,所以必须全力以赴。 这次,马永红取得了成功,他考上了延安大学的研究生。

在申请学校时空段时期,他萌生了成立专门服务三农的公益组织的想法。 这几年的农业支援服务作为大学生志愿者展开,马上就要毕业了,所以农业支援活动应该走向正规化。

2009年5月1日,西安市进步青年文化快速发展中心成立。 为了避免注册的一连串麻烦,他以个体经营者的名义向经营者注册。 营业执照上增加了“大学生农业支援和对农民合作组织的指导”字样。

马永红对这个新组织的定位是:“我们是注册为经营者的个体经营者,但却是根本性的公益组织。 我们为志愿者搭建平台,为志愿者、农民提供咨询、培训,利用寒暑假派遣志愿者到农村进行支农教育”。

为了成立这个机构,马永红向11名创始会员捐款,少则50元,多则数万元,终于筹集到了3万元的活动资金,这是成立社会团体的最低资金要求。 最后找不到主管部门,只好另辟蹊径,登记个体户,以个体户的名义做公益。

“最重要的是有名分,”马永红说。

2009年9月,马永红通过省委组织部选拔考试,被派往西安市长安区炮里乡南桑村任村主任助理。

南桑村是长安区最偏远的村庄,来这里是马永红主动向组织申请的。 马永红第一次到南桑村,是从韦曲南站坐巴士坐4—05下到终点,花了一个小时。

“总之,终于建成了可以堂堂正正介入农村基层建设的村子。”马永红觉得有机会施展才华,感到士兵终于上战场时那样的兴奋。

虽然有村主任助理官的名字,但实际开始工作的话,还是有很多困难。

马永红暂时住在南桑村的土屋里。 一天晚上,睡不着觉的他,凝视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在南桑村为西安市建造有机菜园,一举获利,村民从土地上赚取高额收入,市民可以吃健康的蔬菜。

按捺不住兴奋,他尽管深夜1点,还是给同一个村长李元仓打电话讨论。

马永红为自己设计了兴奋和想象力,但南桑村的村民没有动,也没有得到村支书和主任的支持。

南村支书吸取了一次教训,所以无法避免冒险事件。 根据他的说法,种了一辈子,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我们能种什么。

以前有几个年轻人在栽培西瓜方面很辛苦,但面临着销售困难。 马永红认为可以理解,不要求支持我。 除非反对,否则风险由他一个人承担。

“有谁会来村上买蔬菜到这么远的地方吗? 人在超市买有多方便”村主任高斌孝没有主动和他讲道理。 我们农民必须发挥效果。 最起码要看到这个效果。

口头描绘的有机农业的效果,农民是不能接受的。 于是,马永红决定自己先做。

5亩菜园,50个会员

经过几番调整,马永红租下了村民的五亩地。 他把这些土地分成50个小块,以每块1,500元的价格让市民成为有机菜园的会员,每个会员可以得到300斤的有机蔬菜。 不使用农药和化肥,发给每个会员8张好友卡,如果会员没有时间领蔬菜,也可以请亲戚朋友浇水施肥,偷菜。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马永红将在南桑村建立现实版的qq农场。 他提出的口号是:“快走,去白鹿原那里‘偷’菜! ”

陈星说:“我们9名志愿者骑自行车跑了西安市的约四分之一,推进了有机料理的栽培。”现在接替马永红成为进步青年中心的总干事说。

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方法。 在马永红大规模进行实验之前,他特地抽出时间去“小驴”农场参观。 的石母在北京的一个村子里租用了130亩土地,种植有机蔬菜,创造了100万人以上的年销售额。

学习回来后,马永红将自己在南桑村的实验定位为“市民得到安全的食品,农民的农产品卖得好,生态环境得到修复,这被称为城乡互助。”

马永红设想,拥有自己小菜园的市民周末会沉迷田园生活。 如果实在没有时间的话,就交给负责人,一周能收一次,20次以上,一次能收15斤以上的菜。

5月的一天,60多名市民来到南桑村实地体验。 呼吸新鲜(/(/k0 ) )的气息,在蔬菜行间间苗,除除草,活动筋骨,使全身舒泰。 总是被困在城市混凝土森林里的市民,被调动了预约的积极性。

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所有的菜地都有主人,预留的六个菜地被用来预防灾害。

祖父、叔叔、马永红背后的支持者

在马永红的实验中,遇到的第一个难关是他找不到种菜的人。 南桑村的大部分青壮劳动力来城市打工,一个月要花600多个成本,村上剩下的农民也看不见。 小工一天的收入将达到三百四十美元。

第一次平整土地的是马永红和他的大学生志愿者队伍。 这些没有做过农活的学生体验了农业劳动者的疲劳和辛苦。

“其实今年参加我们基地建设实验的很多人都支持我个人探索新农村的道路。 大多数人从一开始就不认为我会做有机菜。 我觉得吃菜比较好,不能吃是支持我的工作,那反而会给我精神压力。 ”马永红说。

无论如何,第一年的实验不能失败。 为了稳妥起见,马永红请父母在洛南找了可靠的人帮助自己种菜。 祖父听后主动要求来西安为他种菜。

对于祖父的到来,马永红不太情愿。 尽管爷爷年纪很大,在老家一直没有停止过繁重的工作,但还是77岁的高龄,听力还不好。 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手,土地不等人,答应了。

马永红的祖父以前在老家,只是为自己做饭吃,没有做大菜园。 但是,只要大致说一下怎么种,剩下的事他自己想办法。

在马永红看来,作为一些市民专用的菜园,成熟期错开慢慢种植,但爷爷一工作起来就很不耐烦,必须一口气干完。 很明显是阳光日,他还在地里工作。 除非你发现后强迫他做; 下雨了,不能进入地面,他却站在田地的垄上,清除触手可及的杂草。 粗略平整地面就行了,他还得敲碎地上稍大的土块。 明明可以用水管浇水,他却总是满满一桶水,说用葫芦浇水对秧苗有好处……多亏了爷爷的精耕细作,第一次种的有机菜长得很好。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村上在祖父家住着很多人,但马永红认为祖父和村民的关系比自己更近。 爷爷会磨刀,村民让他拿家里的剪刀、斧头、切割刀快点磨,但爷爷丝毫不拒绝来者,免费服务。 祖父有绑扫帚的技术。 村民拿着高粱杆,让祖父绑上扫帚。 不到一天下午,可以绑五六个。 作为感谢,村民给祖父管理一两次饭。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马永红一有时间就和爷爷谈了生态系统有机农业的操作技术,谈了有机农业、绿色农业和无公害农业的区别。 祖父听了之后,说:“既不使用化肥也不使用农药。 有机农业不就是恢复了过去的种田方式吗?”一句话就说出了有机农业的核心特征。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祖父给马永红打电话说:“青菜地里有虫子。 马永红回去了,看到爷爷蹲在地里,用手抓着青虫。 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专家的指导下,他们自制辣椒水、大蒜水杀虫,效果良好。

马永红最感动的是,爷爷经常对他说:“我不要你的钱。 我给你种菜。 我知道你在做实验。 我们必须尽量使实验成功,以免被别人嘲笑。 如果爷爷做饭了,我怕丢了自己的人,丢了你的人! ”。

祖父在那之后,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回老家看病。 我不想在西安看。 回家看病,说有合作医疗,可以报销。

经县医院检查确认,是高血压和脑梗塞。 医生建议住院,但爷爷怕给家人添麻烦,多次回家吃药治疗。

爷爷还说服叔叔和马永红去西安帮忙种菜。 因为叔叔不会做饭,所以为了不费事,经常做方便面凑合。 侄子放暑假后,媳妇和侄子从洛南老家赶到西安。 媳妇来了,除了给妹夫吃热饭外,还帮他种菜。

相信我,所以支持

在有机菜园开工之初,马永红向西北政法大学新农村建设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廉高波(他是进步青年中心的顾问)征求了意见。

廉高波认为,这是农业新的经营模式,可以取得市民、农民、生态效益的多种胜利。 廉高波除了自己预约蔬菜园外,还主动委托身边的朋友预约。

董老师是有机菜园的会员,谈了自己参加的理由,说:“我相信马永红的人品。 他说不使用化肥也不使用农药。 我相信! ”。

“其实,一开始,我们的态度很新颖。 之后就等了,等蔬菜,等消息传来。 我们吃有机蔬菜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概念。 一旦概念成为具体的模式,人们对生活的边界和期望值也会发生变化,让我们享受优质生活,齐心协力制造有意义的事件。 ’周典俊的说法很温和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周典俊是一位积极支援马永红农业的朋友,用马永红的话说,他讨论了马永红个体的许多重要事情,包括大学时代的结婚、再次回村竞选、建立进步中心、在白鹿原种菜等。

确实,很多会员是出于对马永红个体的信任而参加的。 也有人开玩笑地说:“马永红的做法和邮购有相似之处,从一开始就是熟人的资源。”

马永红认为,国内试点的有机农业,第一年试点期间的大部分顾客都是通过熟人关系建立的,毕竟这种需要提前支付费用,与种植者一起承担风险的经营模式需要接受和熟悉的过程。

没有排除参加不久的市民又撤退了。 有人对马永红说,看到菜叶上有虫眼,心理上难以接受。 尽管知道这是不使用农药的结果。

在中国,有机农业几乎和概念一样,价格昂贵,产品滞销,不知道内在的质量。 说是有机的,如何让顾客相信,特别是在缺乏诚信的时代。 为了让会员马上知道菜园的情况,马永红在给他们送菜时,会附上印在册子上的“新闻稿”。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在厚厚的演示文稿中,可以读取这样的副本。

“我们种植有机蔬菜正好是第一年的试验阶段。 这是因为没有仔细考虑反击和其他因素。 菜园里的叶菜(小青菜和小白菜)上周一到生长时期就变黄了。 对此,我们原广阔的一次也不重新种植,分三四块,每10天种植一次轮作,改良为大家菜园里每周正好有适量新鲜青菜。 另外,从原来的喷洒变更为分店的点播,行间和苗的间隔约为5到8厘米,可以避免菜园里蔬菜过于密集,难以间苗,养分不足。 ”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本周,我们对大家菜园里的青菜田进行了育苗和栽培新蔬菜的工作,但西红柿、黄瓜、豆角等还不成熟。 保留空框。 对不起,稍后我会用其他方法补偿。 ”

一位会员提议调整菜肴品种,简报回答说。 除了土豆等季节已经过了不能重新种植以外,我们会尽量满足。 现在大家菜园里有西红柿22-40株,黄瓜22-40株,辣椒20株,茄子20株,向日葵8株……

“最近下雨的时候,我们组织人力在大家的菜园里移植了约10株茄子和15株辣椒。 其中许多已经开花结果了。 然后,我们已经在大家的菜园里暴晒了,第二次吃青菜和当地的豆角(不是豇豆)”

“机械菜园新承包的约7块土地,通过旋转式翻越,平整后种植所有颜色的大自己煮饭。 那个时候,除了免费送给大家一部分礼物以外,都会卖给市场。 ”

由于会员的居住分散,蔬菜的配送必须一家一家地进行。 一般路线从南郊开始,依次是西郊、中北郊。 因此,最后一次到家是下午2点左右,蔬菜水分丢失严重,从第三次开始多送一篮进行补偿。

电话里说送来的祖基尼很旧,黄瓜太粗了。 马永红马上在群发消息中向大家道歉,证明菜园里的黄瓜是农村本土可以生长的品种; 葫芦旧了,是因为嫂子为了装满一箱菜,把准备留种的也一起摘了。 马上,决定今后不要装足够的箱子送蔬菜,而要重视蔬菜的质量。 ......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耕作季节过后,马永红将向会员发表会计明细表。 5个月内,平均配送300斤有机蔬菜给会员,平均1斤5元,比超市普通蔬菜贵一些,但比超市有机蔬菜最少便宜一半,而且送货上门。

预约市民的行为,也被称为马永红,很感动。

“我们每次送菜,都会有人来楼下接我们,节约我们的力量,进屋喝水,很亲切。 他们简单的问候温暖了我们。”马永红认为,他们送出的不仅仅是菜肴,还有有机菜肴背后附加的新的生活习惯。

从实验到市场化

看到一辆车的蔬菜被运到市区,看到村子里不时有市民的身影,村民的态度发生了改变。 村民主动找马永红,希望入股。

送上最后一道菜后,马永红向南桑村的村民们宣布了有机菜园的投入和生产明细。 经过仔细计算,扩大规模后,预计每亩能实现15000至23000的收入。 这引起了村民的参与热情。

马永红和李元仓,后者也是大学生村长,经过讨论,有机菜园应该从试验阶段正式进入市场运营阶段。 以村民为主体登记成立生产合作社,以市民为主体设立客户合作社,以大学生志愿者为主体,设立连接市民客户和农民生产者的第三方监督机构,即城乡互助中心。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南桑村8家农民以股份制形式成立了长安区白鹿人家种养殖专业合作社。 年购买南桑村菜地的市民成立了联合工会。

去年,干旱是制约蔬菜生长的一个因素,因此,扩大规模需要打井。 在白鹿原打井,需要9万多元,再加上较大的泵、变压器等辅助设施,共计约消耗14万元。 这让马永红感到了压力。

有几个人想投资,看中的是秦岭环山线一带,不想投资南桑村,很远。 只有一个人想投资村上,但马永红有顾虑,害怕投资方的统治,企业品牌,所有权归别人,村民不太经济。

年底,马永红召开了首届西安城乡互助论坛会,即南桑村购买蔬菜包的签约会。 在这次会议上,合作社理事长王慎言庄严承诺。 “我们保证种的菜是有机的,不使用农药和化肥。 保障土壤活力和农作物健康。 ……参加城乡合作的各客户有权对农场的生产进行参与式监督。 ”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周典俊作为客户合作社的董事,表示善待农民及其生产成果,推进有机生产,主张文明的费用

为保障双方利益,省律师协会“三农”法律事务委员会批准无偿提供法律援助。

“在法律专家的介入下,合作化团体的组织运营管理规范化,市民和农民双方的协议签订、履行在第三方约束监督下进行,保证了互助模式的规范化和长时间化。 ”三农委员会秘书长徐松柳说。

省委政策研究室农村负责人董顺利认为,西安市农村互助模式将借助有机农业形式,重塑市场公平诚信,倡导新的生活理念,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 “也许可以理解为在市民和农民之间取得充分的信任,将生产文明和费用文明结合起来的实验。 ”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希望以团购的形式,进一步降低城乡互助的交易价格,最终实现农民和市民的无障碍信息表达。 ’省农业厅农经处副处长张旭峰说。

全省有1万家农业合作社,一般缺乏经营人才。 如果让农民做决定,搞市场营销不如大学生。 合作社引进大学生进入管理层,就能处理合作社人才短缺的问题。 而且,这为大学生村长提供了就业之路。 现在大学生村官的出路似乎靠公务员,本来也有加分优惠政策,但现在也取消了。 合作社可能为他们提供了施展身手的地方。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春节前,城乡互助中心的志愿者到富力城等几个小区进行推广。 那天风很大,把大家都冻坏了,但是效果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好。

马永红安慰的是,山东卖米的温特意来到南桑村,向城乡互助中心每月资助500元,按月付款,直至中心消失。 二是有更大的合作意愿,和其他人不同,他没有其他附加条件。 他慷慨表示,他打算支持马永红的事业,因为市场化失败后他也无怨无悔。

“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快速经济发展是南桑村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事实上,我们正以城乡互助的形式,将全省可接触的资源聚集到南桑村,给白鹿原制作《神话》。 ”这是马永红对他这一年南桑村实验的总结和期待。

资料来源:《新西部》年2-3月号记者:陈小鼈

--- -啊- -啊

通讯地址:西安市长安区西北政法大学公安学院廉花睿老师转马永红(邮政编码710122 )。

公益机构网站: zgjbqn (百度搜索:中国进步青年网) ) )。

本文:《“马永红的城乡互助试验田”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