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0
  • 文章:2043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发布日期:2021-06-22 03:24:01 浏览:

[文案导读]近年来,警惕跨国资本、加强劳动者保护的呼声不断高涨,人们越来越开始反思资本的破坏面,希望更好地利用它,减少整个社会要付出的代价。 作者以富士康为例,通过深入调查,发现目前这种新型跨国资本已生成了触底竞争的全球工厂体制和军事化的管理模式,仔细解读这一体制和模式的运行逻辑,反思其可能引发的社会经济问题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美国时代杂志2009年将中国工人选为年度组人物。 该杂志将中国工人评价为引领世界经济复苏,照亮人类未来的功臣。 但是,新生代的中国农民工,似乎越来越看不到自己的路了。 一直以来,中国的崛起被认为是在国家主导的全球化进程改革开放后,国家通过鼓励外资和对外开放政策,建立了全面依赖合资和外资的出口导向型快速发展模式。 在这种依赖外国直接投资( fdi )的快速发展模式下,区别于东欧转轨市场和东亚快速发展型国家模式,带来了惊人的经济增长,但也产生了普遍的社会不平等,尤其导致了劳动者群体的困境。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当然,这种广泛的理解需要通过深入分析跨国公司的fdi在特定领域或公司迅速发展,发展成领域寡头来印证。 富士康因其扩张速度之快、规模之大被誉为跨国制造业中的传说,对研究跨国资本扩张的现象具有代表性和重要性。 本文试以富士康这一具体公司为例,考察国家在跨国垄断资本出现过程中所起的作用,以及这种跨国资本对劳动者状况形成的影响。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富士康:全球电子设备制造商

隶属鸿海科技集团的富士康是专业从事电脑、通信、电子、数字拷贝、汽车零部件、通道等6c产业的高科技公司。 自1974年在台湾肇基,特别是1988年在深圳地区建厂以来,富士康迅速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子代工厂,制造着苹果、惠普、戴尔、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三星等世界顶级电子企业品牌的产品 富士康的名字来源于英语福克斯-康尼,意思是以狐狸正常的速度迅速连接和组装电子产品。 据预计,富士康总收入将占全球电子制造产业总收入的50%以上。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富士康的迅速发展和壮大,成为工业领导者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最初阶段开始于1988年,在中国招商引资政策的帮助下,鸿海集团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了大陆第一个生产基地富士康。 在早期生产阶段,富士康只有150名工人。 中高级管理层都是台湾员工。 他们对大陆的干部或工人非常不信任,军事化的管理方法和公司文化臭名远扬。 第二阶段是20世纪90年代富士康迅速扩大的阶段。 得益于大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富士康为了满足日益多样化、激增的生产线,开始将大陆籍员工纳入管理层。 随着生产基地的扩大和领域声誉的提高,富士康继续集中快速发展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两个生产基地,当地政府也提供了大量的土地资源、良好的交通运输和其他重要的基础设施。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富士康最独特的是迅速发展的第三阶段。 2000年以来,中国提出西部大开发快速发展战略后,富士康通过并购其他企业、在大陆各省扩张或转移生产基地等措施,构建了垄断型资本的作用。 年后,通过收购中小型电子工厂,从原材料筛选、零部件采购到最终产品组装,优化内部生产链,富士康打败了众多同行业竞争对手,赢得了顶级企业品牌和零售商的生产订单。 目前,富士康仅在中国就有31个遍布各地的生产基地,在深圳工业园区作为旗舰基地有50万多名员工,是世界第二大电子制造商伟创力( flextronics )在广东珠海的生产基地。 富士康在其他城市的生产基地也很庞大,一般拥有数万至数十万名员工。 富士康的其他潜在对手,如塞雷斯特( celestica )和杰普( jabil circuit )被远远抛在后面。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2003年以来,这家台资公司成为中国最大的出口商,其总收入2008年达到前所未有的618亿美元,其中出口额556亿美元,占中国总出口额的3.9 % (福克斯科技集团,Cser Anual Repoup, 在最近的经济危机中,尽管来自美国和欧洲的电子产品订单减少,但富士康2009年的总收入为593亿美元,销售额比2008年略有减少4.1% (全球投资者和顾客重拾信心时,富士康也获得了新的生产订单, 年,富士康前9个月比去年同期增长60%,年总收入为791亿美元,高于诺基亚、戴尔等客户。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富士康声称每年全球雇佣100万劳动力,90多万劳动力分布在中国大陆,其中85%是来自农村地区的80后年轻人。 参见《中国青年报》年5月20日。 在富士康发展迅速的情况下,新一代80后农民工成为新的打工阶级,并且他们遭受着各种各样痛苦的过程。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国家的作用

富士康的成功标志着中国在世界的崛起,也展示了出口导向模式的创收能力,在全球金融危机下也能带来经济增长。 也验证了全球资本主义正在以超出我们想象的速度进行资本扩张。 在全球资本主义扩张的背景下,亚洲资本公司和国内制造商迅速成长为西方跨国公司品牌的分包商或二级分包商,利用廉价的农村劳动力进行密集的加工制造,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这种资本扩大的过程主要由国家支撑。 在西方解体者看来,中国国力强大,2008年经济危机后仍能吸引全球经济复苏和经济奇迹持续创造。 但是,对许多农民工来说,当他们的基本权益受到侵害时,当他们渴望国家保护时,地方政府往往不太容易做。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富士康在利用中国鼓励外资的政策中占有很大的特点,同时在区域性竞争中也处于领先地位。 在中国大陆,富士康的生产基地跨越四个战略地理区域:

1 .珠江三角洲:深圳、东莞、佛山、中山;

2 .长江三角洲:上海、昆山、杭州、宁波、南京、淮安、嘉善、常熟;

3、环渤海:北京、廊坊、秦皇岛、天津、太原、烟台、营口、沈阳;

4 .中西部、西南部城市:重庆、成都、郑州、武汉、晋城、南宁、北宁、北江。

各地区地方政府为与富士康建立战略合作而相互竞争,竞相通过其行政体系向富士康提供大量的土地、基础设施、人才、劳动力等资源。 在土地资源提供方面,2009年7月,四川省政府和成都市政府派出代表团向台湾总部派遣了富士康,双方签订了《合作谅解备忘录》。 当地政府官员承诺为越来越多的产业转移到西部提供便利。 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一位官员说:“为了获得富士康的投资,过去五年我们进行了多次谈判协商。” 对我们成都来说,竞争成功拿到这次投资不容易。 (中国,2009年10月28日,为地球观光) )。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在长江三角洲地区,上海市政府从2000年初开始为富士康提供了大片土地,建设的道路和其他免费基础设施,如光缆、水、电力、燃气设施,大大加强了富士康的生产能力。 在基础设施支援方面,武汉市政府也向富士康提供了13公里的专用铁路。 2007年,富士康在武汉东湖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建设10万人的生产基地,以光谷闻名,专业生产台式电脑、数码相机及游戏机。 另一个著名的例子是重庆市政府在2009年将机场跑道扩展了400米,以满足富士康在当地增长的运输和物流的诉求。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年8月,富士康开始在河南郑州建设生产基地。 当地一位政府官员公开表示,我们为富士康在郑州定居提供了很多便利,例如在运输设备和建材上特别开通了特快铁路。 ( xinhua,年8月2日,NewFoxconnfactoryincentralchinabeginsproductionwithhopeofpeace,prosperity.)富士康已有10万名来自当地政府的员工 ( xinhua,年6月30日. Xinhua insight:Foxconn ' Sinlandmovingawin-win解决方案. )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得益于国家提倡的西部大开发战术,富士康迅速利用了优惠的贸易和投资政策,甚至是通过政府职业培训项目培训的大量技术型和非技术型劳动力。 省级和市级政府部门也积极动员农民工和职业学校的学生到这些公司工作和实习。 由此产生了学生劳动现象。 所谓学生,被工读结合雇佣为学生,法律上称为实习生,但没有得到劳动法赋予的保障。 地方政府协调提供的人力资源大大降低了公司的雇佣价格和培训价格。 例如,河南通过教育和相关部门发布行政命令,鼓励职业学校和富士康合作度过全年暑假,约10万在校生被派往深圳富士康实习。 (中国日报,年6月26日,students ‘ forced to work at foxconn.)在重庆,119所职业学校承诺将学生派往富士康实习。 ( peoples daily,年6月29日,foxconn mulls move northward.)通过职业学校提供的稳定、廉价、高素质的劳动力,缓解沿海地区劳动力短缺时的燃眉之急,同时为内地投产的公司提供丰富的人才资源。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但是,在所谓的工读结合计划中,地方政府没有严格规范公司聘用学生工的行为。 根据现有的实习生条例,学生劳动者未得到充分保护的学生身份未被认定为法定的劳动关系,不受劳动法法规的保护。 学生工为公司提供了生产过程中极其廉价、灵活、服从的劳动力。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总结起来,我们认为,富士康的垄断地位是近年来通过与地方政府的深入结盟和资本积累实现的。 地方政府之间为了吸引富士康建厂,提高当地经济增长而竞争,提供了极其有吸引力的资源和条件。 用富士康连接的电子加工互联网也因此迅速扩大到内陆。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富士康生产体制与新生代农民工

作为富士康最大的工业园区,深圳龙华园区有40万名工人。 这个2.3平方公里的工业园区包括工厂、宿舍、银行、医院、邮局、消防队和两辆消防车、电视网、教育学院、书店、足球场、篮球场、田径场、游泳池、超市和几个餐厅 这个主校园拥有一流的生产设备和最佳的生活环境,呈现出高度复杂的组织结构和金字塔形的管理模式。 为了能够集中管理生产体系,龙华园区设立了11个事业群。 每个事业群独立运营,每个事业群下面有事业群·事业单位部/科生产线这6个层次的框架。 具体的生产任务全部分配到生产线上,要求生产线的工人以最佳的速度提高产量,缩短交货期。 这一系列要求都是通过严格的管理方法和考核标准实现的,形成了富士康独特的军事化管理模式。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军事化管理模式

从工厂大门的设置可以看出富士康的军事化管理模式。 工人刚进厂时,绝对服从是员工们必须学习的首要纪律。 郭铭富士康总裁表示,领导人必须有公开独裁的坚定信念。 在他的管理下,富士康在深圳龙华园区正是这座城市里的另一座紫禁城,企业的管理层和警卫们就像管理这座紫禁城的官员和警察。 在这里,工厂方面雇佣了数千名保安来维持内部秩序。 富士康的所有工厂都进行了全面的封闭式管理和监控。 各工厂的门全天候由警卫把守,工人为了出入工厂需要工卡。 工人被要求接受各级看门、警卫的监督。 此外,工厂大部分公共和办公地点都安装了摄像头监控。 工厂内也严格区分,各工厂也设有门禁。 即使在同一个现场,不同事务所之间的工人也不能相互往来。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军事化的管理方法用于控制劳动者的生产过程,意在将劳动者训练成遵纪守法的劳动者。 在富士康,绝对服从是员工们必须学习的首要纪律。 郭台铭有一本有名的语录。 离开实验室就没有高科技,只有服从的纪律。 服从文化是通过一系列的规章制度确立的,这种服从是通过高度的分层来进行的。 下级对上级必须绝对服从。 这个级别的区分是自下而上,由普通工储备干部的全技术员线长科长专职副理经理协理副社长。 由此形成了富士康高度集中化和分层的管理特点。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在富士康的金字塔管理模式中,冲突和矛盾往往集中在底层管理者和工人之间。 线长一级的人员承受着最大的压力,为了达到生产的产量,他们也常常不顾工人的心情和压力,以严厉的方式对待工人。 最常见的管理手段是当众训斥,或者让工人写检讨。 因此,工人处于整个金字塔模型的最底层,受到尊敬,不受人的对待。 工人把富士康的管理方法称为人性化的指导管理,而不是人性化的管理。 工人知道他们在加工昂贵的品牌电子产品,不能犯错误。 杭州工厂的一位上门工人因生产的手机忘记拧紧螺丝,被罚抄写社长的语录(比如环境艰苦是件好事) 300次。 根据我们的调查数据,38.1%的工人表示有被管理者或保安限制自由的经历;54.6%的工人在一定程度上对工厂的制度和管理感到愤怒; 16.4%的工人表示有被管理人员和保安人员体罚的经历。 管理严格、不人性化是工人解释对富士康形象时最常用的语言。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深圳工厂每月7%至8%的员工流失率可能被认为不尊重这类个人,抵制超负荷劳动。 艰苦的劳动过程造成了劳动的异化和剥削,无论哪一年对16至18岁的未成年学生劳动者都不例外。 尽管教育部门规定学生实习的工作时间每天不得超过8小时,但富士康的学生工人和普通工人一样,被强制加班。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工资和工作时间

年5月以前,富士康只支付普通工人每月基本工资900元,即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由于基本工资难以维持劳动者的生活,劳动者每月必须加班100小时以获得加班费,加班小时数接近中国劳动法《第41条》规定的每月最高加班时间的3倍。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年5月,随着连续跳跃事件的压力和各地政府调整最低工资的措施,富士康将深圳地区普通劳动者的基本工资增加到1200元。 但是,面对物价和房租各方面的增长,工人仍然需要通过长期加班来获得加班费。 调查显示,约42.3%的工人工资来源于加班费。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年7月,富士康向外界宣布重新加薪,从当年10月开始将普通劳动者基本工资调整为2000元,加薪范围至少覆盖85%的员工。 研究小组分别于10月初、11月下旬两次访问深圳地区的富士康工人,10月初的访问发现大部分工人没有收到加薪的正式通知。 在11月的答谢访问中,只有一部分工人实现了加薪。 提成的条件包括:必须进厂至少半年以上,必须通过绩效考核和文化考试,各部门有一定的指标,进厂半年还得等着轮等。 对于进厂不满半年的员工、学生工人(不论工作年限如何)以及富士康其他工厂派往深圳工厂的员工,他们不享有同等的加薪权利。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生产强度和工作压力

年5月首次加薪后,加班时间有所缩短,但工作强度比以前有所增加。 尽管工人还没有从实际的加薪中受益,但对大部分工人来说,更苛刻的生产任务和工作强度已经开始了。

富士康最大的厂区龙华园区,在年9月生产旺季,每天生产约137000台iphone,每分钟生产90台以上。 富士康的速度部门和生产管理部门以秒为单位计算工人完成各项工序的时间,并据此安排工人的产量。 工人如能完成一定产量的配给,次日增加,工人适应后再次增加,达到工人能承受的极限。 昆山工厂区的一群男性工人说,我们一分钟也停不下来,我们做得比机器还快。 富士康规定工人每两小时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但稍微生产部门没有完成生产日程就不允许休息。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富士康的顾客不断要求尽快取代工厂进行生产,以满足全球顾客的诉求。 例如,由富士康代工的苹果企业iphone系列相继推出新产品,客户要求尽快将iphone4白色机型推向市场,以跟上黑色机型的供应和销售。 根据顾客对生产效率和质量的要求,代工企业不断向工人施加压力,各种电子元器件由全天候连续工作的流水线组装而成。 在富士康车间的墙上贴这样的海报注重效率,分秒必争; 只要太阳不升起,就实现目标; 恶魔藏在细节里。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工人们一般安排在固定的座位或站立位置,每班连续工作10到12个小时,其强度的大小、时间的长短都可能对工人的身体和心理造成伤害。 例如,武汉工厂的一位上门工人对采访人员说:“我们从事在线打蜡钉钉的工作。 女孩子不能。 蜡枪有好几斤重,一天晒下来肩膀也疼,胳膊也疼,手都抖得停不下来。 通过问卷调查和访谈,劳动者的不满和抱怨大多集中在繁重的生产任务、高温、噪音、粉尘等就业环境上。 由此可见,工厂对员工安全的保护非常不充分。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在工厂生产线之间,集团和集团之间也充满了竞争。 某厂对各生产线进行评级,通过评价各生产线的生产效率、是否完成任务、是否有人迟到早退等方式决定各生产线的奖金。 即使是小的基层管理,也会给工人设置陷阱,测试工人是否认真工作。 例如,即使拿走产品的小零件,如果工人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整个生产线的人都会受到集体惩罚。 在这样纪律严明的工厂里,从上到下都有压力,处于最下层的工人承受着最大的压力。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孤独感和零碎的生活[/s2/]

富士康为工人提供非常便利的生活设施,如集体宿舍、食堂、洗衣服务和其他娱乐设施,但这些齐全的生活设施实质上是为了使工人的全部生活融入工厂管理,为即时生产的全球生产战略服务。 劳动者的生活空之间不过是职场的延长。 饮食、睡眠、洗衣等劳动者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像流水线系统一样配置,其宗旨不仅是为了满足劳动者的日常需要,更是为了在最低价格和最短时间内实现劳动者劳动力的再生产,满足工厂生产的诉求。 事实上,劳动者很难真正休息的各个部门的劳动者都被安排在同一个宿舍里,白班和夜班的不一致经常干扰劳动者们的休息。 另外,随机的宿舍分配制度也破坏了劳动者现有的社会关系互联网,阻碍了劳动者之间的交流和交流。 在这种孤独和流水线般的生活空之间,劳动者失去了他们的个人生活和社会生活。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从劳动统制的角度来说,这种工厂宿舍组合的生活环境意味着生产和劳动力再生产都是在自给自足的各个地理区域完成的。 这使得通过方便劳动力的地理操作,方便强制加班、加班或临时加班安排,满足灵活生产的需要。 这种社会空之间的配置强化了制造商方面管理的行业,对劳动者的控制从生产现场扩展到了日常生活空之间。 因此,劳动者面临着职场内与职场外、工作与生活并存的双重压力,在劳动者的社会生活空之间被大幅剥夺。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在调查中,我们访问了连续跳跃事件的幸存者之一田玉。 在深圳龙华人民医院,这个17岁的少女已经半身不遂,整天躺在病床上。 和所有普通工人一样,田玉的工作无聊得令人窒息。 她在富士康工作的一个月里,一直在用流水线检查眼睛,也就是产品是否有损伤。 搞不好,太晚了有时会被线长责备。 在宿舍里,剩下的室友都来自不同的事业群和部门,彼此不认识,关系也比较冷漠,没多少时间在意别人。 年3月17日,在工作30多天后,田玉受不了这种无奈和绝望的状态,从4楼的宿舍跳了下来。 她想起这段经历我工作的第一天就迟到了。 那里太大了,我迷路了,所以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工厂… … 工作一个月后,到了发工资的时候,别人拿到了工资卡,而我没有拿到。 我问了线长,线长说我的工资卡在参观工厂。 我去参观工厂询问了一下,又像有人踢球一样被不同办公室的人踢了… … 最后我没有拿到工资卡。 我没钱了,走了一个多小时,从下午走到傍晚才回龙华工厂。 生气绝望的田玉选择了第二天早上自杀这种极端的方法。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在富士康,工人们求助的渠道不足。 我们知道了工会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 32.6%的到访工人不知道富士康是否有工会,认为没有工会; 84.8%的工人表示自己没有参加工会,而参加工会的工人只有10.3%。 我们也了解工人对工会的看法,没有问过工会做了什么,工会和企业是一体的等,这是一般的回答。 由此可见,工会没有成功地监督工厂的运营,保护工人的权益。 更糟的是,一些工人认为工会是人事部的一部分。 作为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富士康工会完全无视自己的职责,也失去了原有的声音。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结论;结论

中国的经济迅速发展,在国家的积极支援下成长,成为世界经济不可缺少的部分,但这对中国劳动者来说并不充满希望。 在积极介入经济全球化、以gdp为目标、扶持外商投资和出口导向型工业的过程中,伴随着地方政府在社会和劳动保护方面的缺失。 虽然国家在劳动立法方面发挥了比较积极的作用,但其效果仍然不够理想。 地方政府追赶经济快速发展的代价,是富士康为追赶世界制造业市场而让工人付出的代价无法比拟的。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富士康的例子在研究跨国资本扩张的现象中有其重要性和典型性,因为其扩张速度和规模在国内外无人能及。 我们看到这种新的跨国资本的出现产生了触底竞争的全球工厂体制和军事化的管理模式,强调这种体制和模式造成了新一代农民工的困境。 富士康作为跨国公司品牌的供应商,必须与对方在价格、质量、交货时间等方面进行竞争。 为了赢得顾客的订单,富士康只能尽量降低价值成本以维持竞争力,而低利润的价格也转嫁给了生产线上的工人。 因此,也形成了高度集中化和科层化的生产管理体系。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在拥有百万生产大军的富士康紫禁城,工人们拼命工作,只能服从不断提高的产量安排。 由于地方政府不能切实执行劳动法,像富士康这样的用人单位可以光明正大地无视超时加班等规定,满足世界即时生产体系的需要。 通过科学方法实现的非人管理给劳动者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劳动异化,社会支持的缺失更为普遍。 这些十几岁到二十多岁的新生代工人身处一流的富士康工厂和宿舍环境,但他们更焦虑孤独,似乎别无选择。 自杀是农民工众多经历中最极端无助的表现。

“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作者单位)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学系) )。

本文:《“垄断资本与中国工人以富士康工厂体制为例”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