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0
  • 文章:2043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发布日期:2021-06-21 08:18:02 浏览:

恩格斯认为,工人住房短缺问题是资本主义必然产生的祸害之一。 这个祸害不可能由大小资产阶级社会庸医提倡的劳动者拥有自己的住房所有权来处理,只有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条件和由此引起的极端紧张的城乡矛盾状况,社会集体占有和合理分配包括住房在内的生产和生活资料,才能彻底处理好这个问题。 因此,可以指出,即使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住房也不应该成为商品进入市场,市场机制只会带来更严重的住房问题。 《关于住房问题》还涉及做法论、家庭工业和农民工、城乡对立和城市化等问题,文案丰富而深刻是必读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之一。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关于住房问题》写作的历史背景是,普法战争后,法国获得数十亿战争赔款的德国迎来了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gdp暴涨,以及资本主义快速发展带来的社会矛盾也加剧。 这说明创造社会财富的劳动者在社会繁荣的场面上,没有分享经济快速发展的成果,反而面临着严重的住房不足问题。 这种现象引起了大小资产阶级社会庸医的观察,他们处理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劳动者对自己住房的所有权利。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从1872年到1873年,为了驳斥和揭露大大小小的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慈善主义对待工人住房问题的方法,以及利用这些意识形态影响工人运动的企图,恩格斯相继撰写了三篇文案《关于住房问题》,一篇

恩格斯指出,今天资产阶级观察的住房问题本来就是恶劣劳动者的居住条件。 从小过渡到大工业的时期,很多农村劳动者一方面迅速涌入工业中心发展的大城市,另一方面为了创造适应大工业快速发展的新条件,城市改造,例如旧城区也普遍有劳动者居住区的改造、拆迁,很多劳动者找到了廉价的住所, 从而建立了工人住宅,但这种现象并不是现代特有的,所有时代所有被压迫阶级都为这种匮乏所困扰和伤害。 恩格斯认为,今天主流媒体关注这个问题,不仅是因为工人阶级,也因为它伤害了小资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产生了负面影响。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恩格斯在第一篇《蒲鲁东如何处理住房问题》和第三篇《关于蒲鲁东和住房问题》中,彻底驳斥了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观点和处理方案。 这种观点认为,房屋承租人与房屋所有者的关系与雇佣劳动者与资本家的关系完全一样,是永远违背公平法权的理由,必须废除房屋租赁制。 其处理方案是,在公平的基础上大体宣布房租是分期付款给住宅,各出租人成为自己住宅的所有者。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恩格斯指出这一思想的反动性如下。

1 .住房问题是由资本主义生产方法产生的无数祸害之一,不是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直接结果。 声称它等同于剥削问题,是以后果为原因,转移了劳动者对真正剥削的兴趣,这种剥削才是社会革命要通过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法来消灭的根本祸害。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2 .这种想法是要将完全被现代大工业夺走的工业无产阶级再次束缚在小房子和土地上,恢复单独劳动、小农、小手工业等被大工业逐渐消失的东西,将劳动者变成小农和小资产家 这样的尝试将失去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千分之九百九十九,再次陷入可怕的劳动奴隶状况,失去工人阶级精神解放的主要条件。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3 .资本主义的生产方法不会因废除住房租赁制而受到损害,但蒲鲁东主义者主张废除住房租赁制是最高尚的革命思想之一,是社会改造的头等大事。 对工人运动提出这样的劝告,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极其有害的。

4 .蒲鲁东主义者提出的房租换房方案和他们的换房银行一样行不通,但狡猾的资产阶级从那里找到了可用的东西。 也就是说,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将小住宅卖给劳动者,不仅可以榨取金钱,还可以消磨劳动者的革命精神。 恩格斯引用别人的话指出,统治阶级最资深的领导人总是试图增加小私有者的数量,为自己建立反对无产阶级的军队。 像西班牙一样,曾经因房地产崩溃而出现的小土地所有者阶级,成为社会中最反动的因素和城市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经常性障碍。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因为,蒲鲁东主义的本质是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没有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出发处理属于资本主义社会问题的住宅问题,而是妄想回到小生产、小私有者的社会来处理,不能处理任何问题。

资产阶级处理住房问题的方案是让雇主工厂主帮助工人获得适当的住房,还是自己出钱建造住房,或者鼓励工人自己建筑、供应地皮、出租建筑资金等。 那么,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在意住房问题的理由是什么呢?

首先,城市化的迅速发展使资本家和劳动者生活在一个城市环境中,在一个生态系统中,劳动者居住区成为瘟疫的源头,直接威胁着资产阶级的自身安全,死神也像在资产阶级之间一样肆虐。 因此,处理工人恶劣的住房状况对保证资产阶级的人身健康有利害关系。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其次,他们认为劳动者拥有自己的房子成为房主后就失去了无产者的性质,再次成为像劳动者拥有自己房子的祖先一样恭顺的奴隶。

最后,为工人建房本身就成为有利的投资渠道,住房本身也成为资本家分化、控制工人的手段。 如果买房的工人反抗资本,就会失去他的小窝。 出租工人反抗资本家后,他马上无家可归,露宿街头,从而使工人安于现状,缺乏反抗的勇气。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在资产阶级慈善家的社会改良方案中,劳动者有了住宅就可以成为资本家,使无产阶级危险的错误思想像照到朝阳一样消散。 恩格斯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方法不可缺少的前提条件不是所谓的,而是存在真正的无产阶级,即使假设劳动者已经有了自己的住宅,劳动者也不会成为资本家。 因为工人用来自住的房屋不能成为资本榨取别人的无报酬劳动。 恩格斯觉得,把所有雇佣工人变成资本家,变成雇佣工人,就像把拿破仑的士兵变成元帅,变成普通士兵一样荒谬。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恩格斯是资产阶级社会主义… … 不敢在现有条件下说明住房不足现象。 因为,它将这种现象归结为人们德行的堕落和无知,也就是原罪。 但在那些地方,资本家的原罪已经消失在无知中,而工人的无知只是被用作确认他们有罪的理由。 在目前的中国,对原罪最冷酷的表现就是任志强提出的丈母娘和女青年理论,她们向男性求婚需要房,住房供不应求,房价飞涨。 为了应对这种高刚性的控诉,妻子母亲和女性青年负有不可避免的责任——原罪。 她们必须打消舍身住自己家的想法,要和只能租房子的男人过一辈子。 这个理论表明了资本家无心处理工人住房问题的真实态度。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恩格斯以房租和食物价格的下降也必然降低劳动力的价值为例,证明了即便假设劳动者有自己的小房子,也只不过是节约了为资本家再生产劳动力的费用,以工资下降的形式抵消了节约的房租数量。 因为,与其说工人希望成为房主,不如说是为了工人的利益,不如说是为了资本家的利益。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恩格斯认为,即使资本可以,也不想解决住房不足的问题。 因为,建设昂贵、工人买不起的住宅会给资本家带来很大的利益。 资本家不得已建造工人住宅的情况,只有在工人住宅是生产的必要条件之一的情况下才能出现。 例如,什么样的矿山位于偏远地区可以租用的工厂矿?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于是,他们的方案中只剩下国家援助和劳动者自助两条路。 资产阶级慈善家扎克推崇用英国建筑企业的模式处理住房问题,认为那是工人用自助方法处理住房问题的好方法。 但实际上,那种建筑企业实际上是有储蓄的小资产阶级房地产投机企业,大部分劳动者完全不参与储蓄,更不用说处理社会问题了。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在此,我想起2003年联想工程师在凌羲呼吁在网上成立住房合作社,此后在30多个城市出现了个人合作住房组织,但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 到2009年底,凌罡宣布停止在北京市区的共同住宅建设项目,选择竞争小的地方一起做开发商。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在扎克发表的国家援助方案中,国家立法必须保证建筑自由,降低建筑费用,对工人住房进行卫生和质量方面的监督。 据恩格斯介绍,在建筑业已经像飞鸟一样自由的英国,住房不足依然存在,但无论哪个自由的房子都很便宜,只要马车经过附近,房子就会摇晃,因此每天都会有一点点房子倒塌,造成死伤。 我知道当时英国已经有建筑物很脆,建筑物扭曲了。 而且,工人住宅区依然环境恶劣,疫情肆虐。 因此,恩格斯指出,在资产阶级实行代议制的社会中,资本绝对不能超过可以接受的界限。 这些法律在英国也形同虚设,掩盖了眼睛。 法律只有在被劳动者控制,或者在劳动者的压力下决心执行的政府手中,才能成为使现代社会制度出现差距的有力武器。 总之,资本家不愿意,国家的援助也不现实,工人无法处理住房问题。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至于资产阶级装腔作势提出的公共工程贷款法,它能支付的资金寥寥无几,与工人的住房需求相比沧海一粟。 因此,现代国家,即资产阶级政权,不能消除住宅灾害,也不愿意消除。 这样的国家只是土地所有者和资本家反对作为被剥削阶级的农民和工人的有组织的总和权力。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因为,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想在维护现代社会一切祸害基础的同时,消除那些祸害。 据此提出的处理方案是反动的,不可能实现。

那么,马克思主义者如何处理住房问题呢?

恩格斯认为住房问题是资产阶级社会形式的必然产物在这样的社会里,劳动者只能靠维持生命、繁衍后代所需等生活资料生活的机器等的持续改善一方面决定了大量劳动者失业的工业的剧烈周期波动,另一方面也决定了大量工业后备军的存在, 在这样的社会里,劳动者大量涌入大城市,比在现有条件下为他们修理住宅还要快,所以最脏的猪圈也能找到租赁者; 最后,作为资本家的房主不仅拥有权利,而且为了竞争,从某种意义上说要从自己的不动产中无情地榨取最高的房租。 在这样的社会中,住房不足不是偶然的事件,而是必然的现象。这种现象,只有在其全部影响健康等各种各样的反作用下,引起这种现象的整个社会制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时才能消除。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社会革命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呢? … … 恩格斯指出,其中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消灭城乡对立。 但有几个确实的事情是,现在各大城市都有足够的住房,如果合理采用,很快就会有助于真正的住房不足问题的处理。 … … 如果无产阶级取得政权,这种有关社会福利的措施就很容易实现,就像现代国家剥夺其他东西和占领住宅一样。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新中国成立之初用这种方法处理无住房市民的住房问题,实践说明了住房问题的处理与社会制度的性质密切相关。

目前,中国再次发生了住房问题。 另一方面,由于房屋维修过多,城市商品房空安装率平均达到10个百分点以上,仍在上升。 另一方面,房价上涨远远超过了上班族的购买力。 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房价收入比为50倍以上。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年中国经济形势解体和预测经济蓝皮书显示,房价远远超过普通家庭收入,全国85%的家庭买不起住房。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住宅成为商品是必然的吗? 在这三个人类基本生存所需的要素中,住宅具有特殊性,衣食可以通过市场经济实现商品化,但在社会主义国家,住宅不应该成为商品在市场上交换。

一是与其他两个因素相比,住房与土地直接相关,因此建设期长、采用期最长、成本最高,容易成为市场机制中资本投机的对象。 许多投机者通过房地产一夜暴富,其投机收益远胜于其他投资和兴办实业。 有评论认为,畸高房价绝非供不应求的结果,而是来源于大量的囤积和炒作。 根据中国社科院的数据,全国660多个城市拥有闲置房屋6540万套房,建筑住宅1250万套房,每套房3人居住,闲置房屋和建筑住宅共计7790万套,2亿6000万人 以现在中国的城市化率45%计算,城市人口也只有5亿8500万人,商社的闲置率可以达到40%以上。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第二,与衣食不同,在通货膨胀预期的情况下,人们大多选择不动产和黄金等价值高的商品作为通货膨胀对策。 这样,根据价格高者可以得到的市场机制,哪些手里有充裕资金的人可以将房价推向远远超过其价值的地步,有可能引起严重的社会问题。 现在什么样的人可以买房子? 据一份资料显示,10%的人购买了50%的房子,一家山西煤炭业者在北京购买了46所住宅。 他认为和朋友相比不算多。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其三,恩格斯通过现实的解体,指出大小资产阶级想要劳动阶级拥有对住房的所有权来处理住房问题,既不现实也不可能。 虽然住房贷款已经发展得十分迅速,与支付能力较低的人们相比,美国次级抵押贷款发展得更快,但事件的迅速发展,不仅因为这些人的住房问题没有得到处理,反而因为无法偿还贷款而背负了沉重的债务。 在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迅速,非但至今未得到处理,反而引发了更为严重的住房问题,值得深思。 与此不同,房地产泡沫的存在带动了cpi指数的上升,进入今年后物价持续上涨,国民经济面临巨大的通货膨胀风险,但房地产业目前已成为与占GDP 6.6 %和四分之一投资的国民经济高度相关的产业,与房地产直接相关的产业, 这使得政府对房地产业的任何调整都很困难,给国民经济埋下了很大的风险。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当初,为房地产业快速发展寻找理论依据时,有人发现《列宁选集》住房问题的一段中,列宁引用了恩格斯的一段。 … … 住宅、工厂等,至少在过渡期内不一定会无偿被个人和合作公司采用。 在《共产党宣言》中加入‘ 本文认为,如果剥夺不动产,将地租用于国家支出,以此作为住宅市场化、商品化快速发展的理论依据,《关于住宅问题》创立了马克思主义住宅商品经济理论,甚至成为现代市场经济理论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其实这些是误读了马恩列经典的东西。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在过渡期,或者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商品经济是存在的。 那样的话,住房当然不能没有价格就交给个人。 因为住宅也有价格。 这个价格由各种建材、工人的劳动等价格构成,住宅应该按价格交给人们采用。 这也与按劳分配大体相适应,但这不能成为将住宅交给企业和市场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理由,也不能构成马克思主义住宅商品经济理论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恩格斯确实说过消灭土地私有制不是消灭地租,而是要求以改变地租的形式转让给社会。 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过渡时期城乡差距还存在,城市土地的稀缺性导致差距地租依然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个人或者合作公司采用属于社会整体的住宅必须交纳地租,社会需要将地租以不同的形式向社会居民全方位投入。 恩格斯说得很清楚。 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处理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工人对自己住房的所有权利。 但是,由于市场资本家不愿意,工人无法处理住房问题。 只有消灭与私有制相联系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才能处理这个问题。 这样的见解如何成为被称为马克思主义的住宅商品经济理论呢? !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因此,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住房应该像生产资料一样掌握在联合的劳动者手中,以国家的形式统一分配。 在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消灭了小生产,消灭了广大劳动者对住宅的个人所有权,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迅速发展,在社会主义社会,劳动者对住宅的所有权以集体所有的形式回归,而不是个人所有的形式。 不能因为住宅问题而搞市场经济。 房地产企业和房地产市场,不是节约人们的居住价格,只是推高。 住宅将成为资本追逐利润的商品,以私有财产的形式侵蚀工人阶级的革命历史,商品房的最终下场将被人民再次用扫帚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关于住宅问题》不仅是论战性文案3篇的集合,在做法论上也指出了一点有价值的观点。

第一,恩格斯认为研究现代社会主义的人应该研究共产主义运动中克服的东西。 因为任何观点在反对派那里随时准备以新的形式出现。

第二,接近一定具体的社会关系的第一步是研究这些关系,考察它们之间的实际经济联系。

第三,实际的社会主义在于对资本主义生产方法的全方位正确认识。 如果缺乏这样的认识,就会陷入空思考。

在《关于住房问题》第二版序言中,恩格斯还提到了农民工问题。

在这个文案中,家庭工业工人,他们既是农民(小农)又是工人,往往占有手工织布机、小房间、小土地等一定的生产资料,不是无产者,而是小私有者。 这类工人只存在于手工业还在与机械大工业斗争的地方,他们从事家庭工业是为了过上某种程度上有保障的生活,是从前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时期的特殊劳动者群体。 但是,在第三世界国家,这种家庭工业劳动者现在也大量存在,在中国,这种类型的劳动者正如贺雪峰指出的那样,是兼职的小农。 在古往今来的时代,农民仅靠种田无法维持家庭劳动力的简单再生产,他们不得不从事一点点手工业,或者让地主花很长的劳动时间获得一部分收入,以维持家庭劳动力的简单再生产。 现在农民外出打工,相当于过去传入的时期农民从事手工业等兼业。 恩格斯的家庭产业工人概念给我们的启示是,工人阶级未必是无产阶级。 在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的初期阶段,工人阶级,既是小私有者,也是雇佣劳动者,但这种情况也是工人阶级精神、政治极低的基础。 在资本主义中高级阶段,只有工人阶级被彻底剥夺,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无产阶级。 在社会主义社会,工人阶级不应该是无产阶级。 因为,他们占有社会生产资料。 谁要大力推进工人阶级还是无产阶级,那只能是官僚阶级。 因为他们剥夺了生产资料的管理权、收益权。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恩格斯说,德国出口商品价格惊人便宜的秘密是,资本利润全部以扣除正常工资的方式被榨取,剩下的一切价值都白给买主。 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家庭的工业工人从家庭菜园和小土地辛苦获得的东西,会因资本家的竞争而从劳动力的价格中扣除,工人必须接受任何计件工资。 因为如果不这样,他们什么也得不到,光靠自己的农产品无法维持生活。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农民工在城市工作,儿童和年轻人在农村守田,使得资本降低农民工劳动力的价格,从而获得超额利润。 也就是说,资本家实际上是在剥削农民工的全家人。 正如意大利人焦班尼&bull在阿里吉研究非洲资本主义积累时指出的那样,只要无产阶级化是局部的,就创造了非洲农民弥补资本积累的条件。 因为他们生产了自己生存的一部分。 恩格斯指出,这种情况比其他任何情况都多,剩下的各工业部门德国工人的工资和生活水平也维持在西方国家工人的水平之下,城市工人的工资也被压低,劳动力价值之下。 因此,靠这种不正常的工资扣除过活、发财致富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认为,醉心农村工业、劳动者占有住房、推进新的家庭工业是拯救一切农业灾害的唯一一方。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公布的数据,2000年至2005年,中国人均总产值增长64%,但工资总额占gdp的比重从12%降至11%,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持续下降,作为制造业大国,目前, 有人指出,在国外,中国工人的工资水平降低了世界工人的工资水平。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恩格斯指出,农村家庭工业和工厂手工业使德国农民阶级越来越革命化。 他们在承受各种租税和封建义务的重压之下,卷入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大循环,获得较低的劳动报酬,一边遭受资本剥削,一边逐渐破产成为完全无产的劳动者。 因为,大工业会打败他们的手工业,大农业会战胜他们的小农业。 在英国农民向工人的转变是通过激烈的围堵运动进行的,在德国农民被机器夺走了成为工人。 其结果是,向农业地区宣传工业革命,将居民中最不活动的最保守的阶级变为革命的田地。 在中国,土地流转将完成同样的使命。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关于住房问题》也提到城乡冲突和城市化问题。

住房问题只有在社会已经充分改造,有可能消灭城乡矛盾,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消除极端矛盾的情况下才能处理。 想处理住房问题,想保存现代大城市,真是太荒谬了。 但是,现代大城市只能通过消灭资本主义的生产方法来消除。 这是因为消除城乡冲突越来越成为工业生产和农业生产的实际要求,人应该把从土地上拿走的还给土地,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存在阻碍了这些的实现。 人类自由和全面快速发展离不开人与自然的和谐,但城市生态阻止了人与自然的接触、和谐。 城乡分工、脑力分工、工农分工体现了生产力快速发展的一定的历史阶段性和局限性。 城乡对立是生产力的迅速发展,也是生产力不充分的产物。 人类生产与自然界的和谐在城乡对立中被破坏,资本主义私有制下的大城市使这种对立达到极端紧张的程度。 在这种紧张局势下,人类的住房问题无法真正处理。 这将在城市化不能处理住房问题,而是消除城乡矛盾的前提下,彻底应对交通、污染、农产品供给等人类宜居问题。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参考:

1 .北京年4月21日报道。 房价收入比是指城市居民房价与家庭年收入之比。 国际通用的房价收入比计算方法是房价中位数除以家庭年收入中位数。 根据国际惯例,目前的普遍说法认为,房价收入比为36倍之间是合理区间,考虑到住房贷款因素,住房费用占居民收入的比例必须不到30%。

“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2 .郑奋明:“投机取巧造成的社会不公房地产市场必须回归以人为本”,《南方日报》年5月9日。

3 (邢飞)“1成人买5成房地产税打击炒房”、《北京晨报》、年5月13日“1成人买5成房地产税打击炒房”。

4 .余斌:《房地产业将成为中国经济的直接命脉》,《扬子晚报》,2009年11月26日。

5 .贺雪峰:《农村土地为什么出问题》,《三农中国》,2008年7月。

6.[意]焦班尼和巴鲁; 阿里:“亚当• 史密斯在北京: 21世纪的族谱》,路爱国、黄平、许安结译,代序3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6月。

7 .程恩富:《构建国家主导的公司员工权益保护体系》,《工会理论研究》,2009年第5期。

本文:《“逸岷:读恩格斯《论住宅问题》”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