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0
  • 文章:2043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发布日期:2021-06-19 13:51:01 浏览:

珠江三角洲彝族工人作为少数民族、农民工和临时工,其处境更为边缘。 由于他们脆弱的状况和彝族身份的污名标签,彝族农民工在市场经济融合的过程中饱受艰难困苦。

作者|封小郡

| xd

美编黄山

微信侯丽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经济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加入全球产业链,中国劳动者也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加入了国际劳动分工。 而且,随着国有企业的兼并重组、外资企业的大举进军和私企在各地的开花,中国的工*人&; 第%级队伍经历了彻底的重组。 现在,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工人们的记忆渐渐远去,无论是世界工厂的车间,还是世界工地的塔吊旁,都有许多新工人日夜操劳。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这些新工人大多来自农村,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每年我国有2亿7800万农民工。 当这些工人用自己的青春和血汗支撑着中国经济奇迹的时候,他们自己却忍受着恶劣的工作条件和低廉的劳动报酬。 年富士康十几次的跳跃,以极端的方式发泄了农民工群体的愤怒和无奈。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而且,随着市场经济的全面复苏,各民族在经济资本、教育水平、以前流传下来的职业、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来。 中国整个政治经济生活中不同民族及其聚居地区的相互作用,从多元一体结构演化为市场经济规律下受控制、被控制、被剥削、被剥削的结构,从中凸现出贫富分化和地域差距。 民族间的地域差异为民族流动和民族接触提供了基础,民族接触和民族间贫富分化为民族矛盾的凸现提供了温床。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在劳动者和民族两个重要社会议题的交点上,刘东旭博士的《流动社会秩序:珠江三角洲彝人组织与集体行为研究》独具特色,为了理解农民工问题除了民族视角外,还为了理解民族问题加入到劳动视角中。 彝族工人作为农民工与少数民族的边界性以及由此产生和维持的彝族领工制,为透视当代中国变迁中的劳资关系和民族关系提供了绝佳的镜子。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成为外出务工者:经济融合带来的多重边缘

那个商标工厂没有执照

没有排风口,没有烟机

但是那里有我十五六岁的表弟

在烤箱旁边的她们不认字

记住了涂商标的模具的英语

如果不知道这是彝族诗人吉克奥亲手写的诗,我想是潘毅抄的珠江三角洲哪个汉族打工妹妹。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每年我国约有1亿1400万少数民族人口,占我国总人口的8.5%左右,其中彝族人口约870万。 20世纪80年代初,国家开放农民外出务工后,涌入城市的不仅有汉族农民工,还有少数民族农民工。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与以前通过朝贡、边境贸易、计划经济时代由国家主导的农产品购销进入全国的经济循环不同,今后少数民族人口首次作为劳动力融入了生发中的市场经济体系。

早期外出务工人员赚钱、改变生活环境的故事中,混杂着积极或被动地逃离原生社会,推动着更多彝族人外出讨论生活。 凉山彝族民工最初流入凉山彝族自治州内的各郡,90年代中期开始流入四川省内其他城市,如今足迹遍及祖国大江南北。 保守估计,目前仅珠江三角洲就有彝族打工者20万人左右。 在他们的家乡,孩子们到了一定的年龄就打算出去打工。 否则,家里也没有同龄的朋友。 他们主要从事住宅道路建设现场、高空架线、砖窑矿山工厂、酒店服务业等,当然也有制造业工厂。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基于东莞的田野调查,刘东旭的书准确地展示了彝人作为少数民族劳动力是如何嵌入世界工厂的齿轮和节奏的。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彝人进入广东工作,他们大多去广东是到了新世纪,其首要的就业形式是接受工人制的兼职。 届时,迎接他们的将是人口转型、经济下行等压力下重组的珠三角劳动力市场。 外国资本进入中国初期,中国农村大量剩余劳动力因人民公社解体而暴露出来,为人口流动开放成为世界工厂的劳动力后备军。 充裕的劳动力供给使工厂变得紧张,当时的劳动力录用是令人扼腕的仪式。 未婚女工因拥有灵巧的手指特别适合流水线业务而备受欢迎。 这个时期农民工的名义工资即使有所增加,也非常缓慢。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2002年以后,中国20世纪70年代以来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的结果终于显现出来,许多工厂在春节后开工时,突然发现以前的工资水平已经招不到足够的工人了。 年,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结束了长期的增长,首次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45万人。 结合其他多种原因,2002-年间,中国农民工每月名义平均工资从600元左右上升到3000多元。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随着劳动力价格的快速上涨,国际市场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以及更具有劳动力特点的新同业竞争对手的加入,使得以珠三角替代为主的制造业利润越来越淡薄。 另外,随着全球经济进入新的停机期,市场的不确定性加剧,2家以外的代理公司的订单更加波动,迫切需要建立与之相适应的劳动力配置模式。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在此背景下,为了降低劳动力价格,保证劳动力数量随生产而变动,一个多层次的劳动力市场逐渐成长,彝族农民工因其特点而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主要区别在于正式员工和兼职人员之间。 正式工人多为工厂管理和技术人员,以及资历稍深的普通工人。 他们足以维持工厂淡季的运营,也是工厂订单迎来繁荣季节的基础。 他们大多与工厂签订合同,享受一定的社会保险和福利待遇。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临时工多为一般工人。 他们在工厂旺季的召唤下很快就来了,又在淡季离开了。 他们经常按天或小时结算工资,与工厂之间没有劳动合同,几乎不能享受社会保险,整体待遇和保障不如正式工人。 在临时工中,分为学生劳动者和派遣劳动者两类。 学生工大部分是在职业中学以有组织实习为名义打工的务实学生,小部分是寒暑假打工挣零花钱的散兵游勇。 派遣劳动者通过工头和劳务企业在雇佣地工作。 即使他们有劳动合同,也经常与工头和劳务企业签订,被工头和劳务企业扣除工资乃至社会保险费。 雇主必须按月向工头或劳务企业支付管理费。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派遣工人中又分为长时间派遣工人和短期派遣工人。 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务企业与派遣劳动者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必须在两年以上。 长时间派遣劳动者在雇佣地相对稳定地工作。 短期派遣劳动者由工头或劳务企业在不同雇佣地繁荣季节之间安排在错误的时期。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关于农民工劳动力市场弱势群体对城镇正规就业劳动者的地位已经有很多研究,在此不再赘述。 面对普通汉族农民工的状况,彝族农民工在劳动力市场上更处于边疆地位,刘书将其形象称为后备劳动游击队。 珠江三角洲的就业高峰期通常在每年的下半年。 7-8月间,由于学生工大量进厂,彝族临时工的就业机会被压缩。 9月初彝族临时工开始活跃,到11月为止,很多彝族人都辞职回过彝族。 随着春节临近,汉族农民工辞去工作回家,彝族工人将补充空至3-4月。 后来,随着汉族工人返回工厂,彝族工人逐渐退出。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可以说,聘用彝族临时工是珠三角制造厂应对就业不足的无奈之举。 此外,彝族工人的工资往往比汉族工人低。 据此,珠三角的彝族劳动者,作为农民工对城市正规劳动者,作为临时工对正式劳动者,作为少数民族的临时工对汉族的临时工,被置于更为边缘的位置。 农民工的唯泉困境、临时工脆弱的状况、彝族身份的污名标签,一方面促使彝族农民工在市场经济融合过程中面临困难,另一方面促使他们做出反应。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S2 ) )领土制的构筑(通过融合加深自我疏远) )/S2 ) )。

彝领工制是彝族农民工通过组织化的方法,克服流动过程中的困难,对抗权益侵害的共同体。 和早期的汉族农民工一样,世界工厂空之间的距离和社会文化的距离很远,成为彝族农民工外出务工的障碍。 而且,彝人在语言和习俗上与沿海城市的主体人口存在差异,不仅自身获取实务新闻变得更加困难,与外部建立稳定的社会关系互联网也变得更加困难。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最初接受工头的彝人都是普通的临时工。 从2002年开始,珠江三角洲持续出现季节性旷工现象,有商业才能的彝族民工从老家动员劳动者演化为职业化的工头,成为从此愈演愈烈的劳务派遣劳动者少数民族参与者。 随着领工制的兴起,彝人开始改变规模流入珠江三角洲。 到2008年,国家开始规范劳务派遣,一批工头强势获得劳务派遣经营许可,成立了规范的劳务派遣企业。 现在珠江三角洲的彝族工人大多数通过工头和劳务企业进入工厂工作。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彝族工头作为劳务代理人、文化交流媒体和纠纷调解人,不仅为彝族的外出务工创造了经济和组织条件,也为他们外出务工的生活和权益提供了一定程度的保障。 工头从家乡带走的工人多是老乡,多是亲戚。 彝族工长带工的规模与老家的家支(彝族以父系血缘为纽带的家族共同体)、亲戚关系的规模大小有很大关系。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工头和工人双方达成协议后,工头统一支付车票、餐食、住宿,制定日程,将工人送到打工的地方。 到了之后,工头一般会安排他们先在外面住几天,了解当地的生活习惯。 例如,带他们去商业街,教他们怎么坐公交车,还让他们保持自己的清洁,养成洗澡刷牙等习性。 因为这些细节会影响他们在别人眼里的形象,也成为劳动者是否有素质的评价标准。 之后,工头通过自己的相关网络安排工人进入工厂。 这样一贯的安排,可以保护劳动者免受东莞层出不穷的劳动者招募黑中介的诈骗。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彝族工人大部分只接受过小学教育,有些接受了不完全的中学教育。 他们大多不会说普通话,复印能力差,不容易和工厂管理者表达信息。 所以工头会协助他们完成进厂手续。 此后,小工头或工头雇佣的带班会的工厂协助工厂管理,并为工人提供休假、借调、纠纷调解等服务。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彝族工人在工头手下集体进厂,所以无论是生产线还是居住安排,他们通常都不会散伙。 这是因为保障了他们身边总是有家乡的伙伴。 在日常生产中,工头和带班人员以工人能够理解的方式向工人传播工厂管理者的意见。 工头很清楚,工人要想在工厂稳定地工作,首先工人必须绝对服从自己的管理。 这构成了工人遵守工厂规定的前提,也构成了以工头为中心抵制工厂的微观基础。 在找不到工作的间隙,工头会派工人到小酒店暂住。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作为后备劳动游击队,彝族工人比其他农民工更容易进入条件差的工厂,这些工厂往往不能提供保险和福利待遇,工人遇到工伤时处境十分无奈,而且这些工厂经营不善或关门倒闭,工人工资很低 虽然工厂经常使用落后战略应对遭受工伤或被要求工资的工人,但是他们事先设定了工人的势头较弱,如果延长时间,就会自动妥协或放弃。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领工被制作成了在这种情况下劳动者争取自己权益的逃生伞。 在彝族观念中,工头被认为是某家的人。 同样,他带走的工人也是某家的人。 工头带工人时,应当向工人家属口头约定,约定后,一边好好照顾,一边好好地带人回去。 违背诺言很可能引起两家之间的纠纷。 由此,工头成为工人外出期间权益的全权代表。 走正规的法律道路往往需要时间,结果也不一定如意。 另外,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没有工头体系的庇护,仅靠彝族工人自身的经济能力和法律知识,要多次完善程序是不容易的。 因此,彝族工人倾向于通过他们擅长的集体行动私下处理这类纠纷,一般做法是工头召集老乡周围工厂,通常10天左右就能顺利处理,当事人得到的赔偿也往往高于法律规定。 但是,这种行为虽然有助于问题的暂时处理,但在稳定压倒一切的今天,它也给彝族人带来了谴责的呼声,进一步恶化了他们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地位。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由此可见,彝人通过领工制以更大的规模融入了市场经济体系。 另外,由于领工制下的族内强关系、族外弱关系,比较有效地疏远了自身和外界。 也就是说,在民族边界,经济一体化没有带来社会一体化。 考虑到资本家多为汉族,所以侵权会让彝族人更加团结,这种经济一体化反而推动和强调了这种社会分裂。 这两种相反的倾向,对理解当前的民族矛盾,无疑有着深刻的启示和沉痛的启示。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通向社会融合的道路

除了参加生产外,通过将外出赚钱的收入反馈给家乡,彝人作为支出的一环深深卷入了市场经济。 虽然像彝汉这样的经济融合很少带来社会整合,但是相对于彝人大量外出赚钱之前的经济和社会上对外国人的双重疏远,这可能不是进步。 市场经济确实给了他们改变勤奋和聪明的机会,提高了物质生活水平。 但是,市场经济确实使他们的人身权益面临更大的风险。 这种遭遇与普通汉族农民工没有本质区别。 虽然有人指责彝领工制扣押了劳动者的工资,控制了劳动者的一切人身自由,但从整体上来说,彝领工制是明智的创举。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但是,如果说民族间坚韧的社会纽带是民族团结的表现,彝人在经济上融合、社会上疏远,这在推进民族团结的道路上是个问题。 对汉族农民工来说,他们对城市居民的公民权不完全是他们不能真正与城市居民融合的根本制度障碍。 据此,一些学者高喊推进公民政治,赋予每个公民无论城乡的完全公民权。

“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彝族农民工的问题不仅仅局限于这里。 与民族身份相关的语言、文化习俗、生活习惯、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等不会阻碍他们与其他民族的社会融合。 只强调公民权,忽视民族间的差距,对处理这些障碍显然是无益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本书对当前民族民族主义和公民民族主义的争论都有启发作用,对根据少数民族人口的新动向合理调整民族政策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

本文:《“世界工厂中的少数民族:明明这么挤,为何还觉得疏远?”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