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风暴分类目录网的编辑 人员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0
  • 文章:20438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发布日期:2021-06-18 11:00:02 浏览:

在本文案中,作者描绘了典型的中小网络企业的情况。 你会发现,这类中小网络企业很多员工的工资非常低,并不比没有体力的无产者高多少。 他们的就业时间长,就业强度不小,他们受到资本的压迫很严重。 这类企业一般不仅没有加班费,而且社会保险和公积金缴纳不规范,重于垄断资本的压迫。 在资本的压迫下,核心技术人员容易妥协,但底层员工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团结起来维护权益。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作者在文案的最后画了一个小维权。 维权失败了,但作者从中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含义。 以前唯唯诺诺的无产者,居然聚在一起抗争。 这表明脑力劳动者阶级意识开始觉醒。  

d先生(以下简称d ) )是杭州的游戏产业工人,大学学历。 父母来到杭州发展很快。 d毕业后,我在两家游戏企业呆过。 加上工作年限只有两年左右。 (第一家企业和毕业实习的时间加起来9个月,第二家企业大概1年2个月。

杭州z游戏企业(以下简称z企业) )是d就职的第一家企业。 这家企业是杭州的一家小手游研发企业,已经在网络游戏中有了二次元手游。 d在就业中充当了广告撰写人。 大致说明z企业的状况。 (数据时间不长,仅供参考。

一、基本情况

(一)学历和流动性

z企业员工最低学位大专,男女比例基本在4比1以上,女员工大多集中从事运营、人事部门。 员工以青年为主,基本上没有30岁以上的员工。

由于企业长期不盈利,薪酬低,管理混乱,加班频繁,员工大多是重复性员工,所以员工没有成长。 这些问题导致了z企业比其他游戏血汗工厂更糟,带来了员工很大的流动性。 除了策划、流程几个重要岗位和高管外,大多数员工在企业只呆一年或一年以下,很少有员工呆一年以上。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二)部门结构和薪酬等级

企业人员约30人,有两名高级管理人员,分为五大部门,基本结构为策划、美术、流程(技术)、运营和人事部门。

z企业没有具体的职务等级,各部门有1~2名领导组织生产。 但是,没有决定权。 领导者通常是熟练的员工或高技能的员工,例如工资待遇比编写底层代码的程序员、高级策划或员工高。 组织上是项目负责人,由企业总经理直接负责。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z企业员工的工资与等级和员工副本相关。 一般来说,相同等级的工资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分为方案组、美术组、企划组、运营组、人事组。 这些和大多数游戏企业一样。

另一方面,由于高员工压力带来的人员高流动性,除了技术水平稍高的老员工外,大部分岗位都是刚进公司的新员工和实习生。 结果表明,大部分员工的工资差距其实并不大,同时与大型游戏公司员工的工资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在闲谈中,d得知自己规划组组长(不是负责人)的工资在5千左右,比自己高2千左右。 ( d的工资是3000,这包括社会保障)。 和自己同部门的同事的工资差别也只有自己一千左右。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二、部门的生产情况

在生产方法上,各生产部门几乎类似于采用企业提供的计算机生产价值。 在这个细分中,可以分为策划组、程序组、美术组等直接生产游戏文案的两大类——间接帮助游戏开发和维护的人力资源组、运营组。

职权无论是组长还是普通职员,都没有决定权。 有关游戏制作生产的决定全部由总经理负责的企业人事和其他杂务全部由运营负责人管理。 小组长们的业务只是就业务中遇到的困难问题进行答疑并监督小组成员的进展。 由于游戏开发企业的特殊性,包括高管在内的所有企业成员或多或少都会直接参与生产。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以企划小组为例,说一下大致的情况吧。

(一)基本(/S2/ )

企划小组共计7人的企划。 上午9点15分上班,允许下午7点下班。 明面实行五休二业制。

策划小组都是正式的合同员工( d补充说,整个企业的合同似乎都是五年合同。 全体员工来自全国大小城市,当地居民只有d一人。

项目负责人,也就是总经理负责整个游戏的制作计划。 为了便于监督员工,社长经常和其他企划混同工作。 社长经常加班和通宵,但第二天可以正常上班。 他在企业中几乎没有社会交流活动,在项目以外很少和人交流信息。

企划小组长负责提出小游戏的重要系统,负责帮助他人工作和解决问题。

文字、数值、检查站负责各自业务范围内的业务复印件,同时向其他两个制作部门提出制作方案,进行信息表达。

看是否脱离具体生产,所有策划组的员工都会从事,但项目负责人从事的一线生产工作会更少,剩下的领导,普通策划在工作副本上高度相似。

(二)具体的业务复印件和劳动情况

计划年龄均在30岁以下,6男1女,未婚。 企划部分为文案写作、数值策划、水平策划三个子类别。

就工作环境而言,企业是常见的白领办公室里有空调、连排的办公桌。 企业没有工位之间的分隔,每个人桌子旁边有放东西的三联柜,有一台生产所需的电脑。 d特意提到他工作期间企业搬迁了,搬迁的办公室贴有奋斗风格的标语和贴纸。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一个具体的生产过程如下。 首先由策划小组召开会议决定任务副本,然后由领导与负责人协商决定人手。 相应工作人员完成任务后,委托领导和负责人(如有必要)检查,合格即代表任务完成。

而且,另一种生产方法是迭代。 迭代意味着重新制作游戏中的副本,并将旧副本替换为新副本。 由于负责人和各部门绝望的信息表达效率和水平,经常出现迭代系统的生产方法,同时单个拷贝有时会在短时间内多次连续迭代。 这使得大部分员工对反复深恶痛绝。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所有的企划都受到复印制作的很大限制。 这几个在商业化的手游和端游中是很普遍的状态。 就像记者必须写自己也不相信的稿子一样,策划总是要策划自己非常厌恶的游戏。 在强烈的员工和不人道的管理下,实际上没有员工有创作欲望和表现欲望。 他们不过是在资本的驱使下行走的工具,他们想赶紧下班回家休息。 要说自己做了什么,不会被玩家骂的话,那就更忙不过来了。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三)工作时间

企划小组和其他小组一致,都安排在明面的早上九晚七点、五休两点。 但是,经常有例外。 (1)有紧急工作时,需要加班。 )星期二基本上要加班。 企业每周二必须测试游戏包,策划组必须陪同程序组完成包。 3 )星期三基本上要加班。 星期三要开策划周会,周会通常在7点饭后开始,到上午12点才结束。 有一次,d问经理,为什么不上班开企划会。 经理说那会剥夺工作时间,同时,请出去看看。 没有企业在正常工作时间内开会。 4 )每两周增加一次周末。 企划小组需要每隔一周给企业玩游戏进行头脑风暴。 这其实是大小周业制。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另外,由于自身管理混乱,企业的各种业务协同软件非但没有帮助员工们提高效率,反而增加了业务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业务时间再次延长(运营业务只要有一台电脑就可以做,所以这个运营集团经常在非工作时间做业务, 即使在家也是如此)。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从以上可以看出,z企业加班很多。 但是,和大多数企业一样,z公司没有加班工资。

假设周二周三合计加班时间为7小时,周末隔周加班时间为8小时,加上偶发性的紧急工作,每月加班时间大致为50小时。 这样,对于工资为5000元的员工,企业每月只支付加班费2400元,一年少支付28800元。 企业按30人计算,光加班费就扣除了86.4万元,这些都成了老板的利润。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四)摸鱼

在这样的低工资、高工资劳动中,员工不能坦然战斗,但他们还不能团结起来战斗。 因此,像鱼一样消极旷工已成为员工的首要抵制方法。 工作人员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偷懒,常见的摸鱼方法如下。 (1)上班玩手机; (2)看电脑视频、看小说、看其他文案)这种偷懒方法很难隐藏电脑画面,所以不适用于坐在负责人和经理附近的工作人员)。 (3)拉屎是指逃避上厕所)4)抽烟。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在谈论偷懒的时候,大部分员工都有很多复杂的态度。 另一方面,偷懒可以提供良好的精神放松; 另一方面,即使偷懒工作也做不完,有可能会加班。 这意味着偷懒实质上不能减少自己的工作时间,会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 但是,无论如何,没有人会对逃学感到内疚。 也就是说,所有人都能模糊地感觉到自己和资本的对立。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但是,绩点和网络合作软件的引进大大加强了公司的监管能力。 使懒惰和消极斗争的方法变得困难。 随着近年来物联网概念的提出和宣传,新时期的劳动者恐怕会感受到比前辈更为残酷的斗争环境。

三、其他情况

(一)工资的支付情况

z企业的工资包括: (1)人员流动性大,所以企业中不少员工领取实习生工资和试用期工资。 很多情况下,企业招聘实习生,在实习生结束前强制带走,以节约价格)2)企业只缴纳三险一金,并且按最低标准缴纳员工社会保障。 )3) z企业进入公司后,保证一个月的工资,直到员工退休。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对于社会保障和公积金的违法缴纳,职工没有提出过异议。

(二)管理方面

企业管理上班迟到15分钟左右,超过15分钟就会受到惩罚,向同一集团的所有员工购买奶茶。

虽然管理员通常不骂人,但是他们一般都表现得很冷漠。 他们不关注员工的想法,不重视员工的建议,也不试图更人性化地管理员工。

基层的管理权限不大,业务安排有一定的权限是首要的。 有些基层管理(组长)对组员很严格,如果有人违抗他,就会被责备。 以美术主管为例,如果员工和他有矛盾,他会增加该员工的工作量,检查时也会带刺,说难听的话。 另外,由于项目负责人自身的专业水平和信息表达能力较差,所有员工不会被刻意刁难,同样会收到大量无法胜任的工作副本。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四、初步分解[/s2/]

(一)基本分解(/S2/ ) ]

z企业是典型的小型网络游戏企业,也是典型的血汗工厂。 由于混乱的管理和高层有限的技术水平,z企业甚至很多血汗工厂都是非常差的类型。 另外,由于企业游戏处于研发阶段,无法盈利,薪资待遇在行业中也处于较低水平。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z企业的所有生产资料按出资者比例占有(总经理、经理、投资者) 在生产方面,全员都参加了一线生产,但比例不同也是小型网络公司的常见特征。

从策划团队的生产过程来说,在资本主义和成绩点化管理下,劳动不是自我价值的实现,而是惩罚和折磨。 同样,在资本主义体制下,游戏、电影等文创类工作也不容易调动劳动者的创作热情和主观能动性。 管理者越来越多的把员工看成工具和机器,重复机械化劳动,无视员工的意见。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新技术和新生产方法被资本绑架,并没有造福人类,反而给无产阶级带来了越来越多的苦难。 无产者自身如果不改变这一现状,菲利普·; k &中间; 迪克和威廉&米德; 吉布森想象着那他一生都在为大企业打工的生活。 宿舍、企业赞美歌、企业葬礼的机器人社会雏形,就像新的crt显示屏一样,用低频扫描线,展现着一格一格的到来。 伸出那个丑陋的像素化的身体,将我们吞噬在绝望的黑暗中。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但是,无产者已经试图改变现状。

(二)阶级的解体(/S2/ )

企业是个小社会,这个社会中也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

企业的两位干部是统治阶级。 他们掌握企业的生产资料,控制企业的生产运营,享受企业可能带来的利益。 与高管有个人关系的员工扮演着统治阶级的狗腿子,与高管一起构成了企业的核心层。

核心流程,核心策划人,是维持企业的核心员工,他们构成了企业的中间派。 虽然他们也饱受工作时间和不人道的管理之苦,但由于企业支付着高薪,他们选择了越来越多的选项来维持现状,不想参与斗争。

平社员和平的组长(与干部没有私人关系)是被统治阶级,他们的斗争性最强。

d退休后不久,企业发生了大规模的维权活动。 起因是企业试图延长工作时间,严格管理美术集团。 在这场斗争中美术组的斗争性很强,因为美术职属于技术职,所以很容易出去找工作。 美术组在斗争中行动更加激进(例如与美术组组长直接发生肢体冲突)。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这次激进斗争的时期正好是996.icu事件前后,这几个非常值得研究。

在这次斗争中,积极分子首先私下建立qq或微信集团的连锁,然后集体与上司对峙,以集体辞职为筹码与企业谈判。 但是,企业高层通过谈判与员工分别谈判,优待高价值员工,集中清除闹事的积极分子,用分化瓦解斗争员工的方法瓦解斗争。 参加斗争的多是基层员工,前面提到的核心员工参加的少,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中间派不愿意和普通员工团结在一起,间接导致了维权斗争的分化崩溃。

“【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关于这次斗争,d认为斗争虽然失败了,但表现出了一种倾向。 从前唯唯诺诺的无产者,竟然聚在一起抗争。 这表明脑力工作者的阶级意识开始觉醒。

本文:《“【阶层拆析】我在游戏企业打杂”

免责声明:风暴分类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将予以删除。